滄元圖

第二章 學其上,僅得其中

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

清晨。

鏡湖孟府的練武場,柳七月在練著箭,而孟川在角落練著刀法。

“呼呼。”

刀法飄忽,詭異難以捉摸。

并且速度極快,這是凡俗當中能夠學到的最頂尖的一門快刀刀法,名叫《落葉刀》。

他六歲孩童時就經過家族考驗,確定了在快刀上最有天賦,他也最喜歡修煉快刀,因為……夠快!

在家練了兩年基礎刀法后,八歲那年,父親孟大江就送他進了東寧府八大道院之一的鏡湖道院!鏡湖道院院長‘葛鈺’人品雖一般,卻是整個東寧府境內第一快刀!

九歲,孟川基礎刀法就修煉到圓滿,根基扎實,得以傳授上等刀法《追風刀》。

十一歲,《追風刀》修煉圓滿,院長親自傳授他最擅長的頂尖刀法《落葉刀》

十三歲,《落葉刀》就修煉到大成,成為鏡湖道院山水樓中的一員。山水樓……是整個鏡湖道院數千名弟子中最優秀的才能進入,即便是現如今,山水樓也一共才二十二名弟子。

如今十五歲了。

“可惜,我的落葉刀依舊只是大成,未曾圓滿。”孟川停下來,看著手中的刀,微微皺眉,“到底怎么才能悟出落葉刀法的秘技,達到刀法的第一重的大境界‘合一境’呢?”

刀法劍法槍法等等……

一切技藝。

第一個大境界,便是‘合一境’,指的是身、心、技三者合一,可發揮出匪夷所思的威力。

第二個大境界,被稱作‘勢’,天地有大勢!山有山勢,水有水勢。施展刀法的就該像天地、山水、風火一般,有刀勢。用劍的,該有劍勢!那將是更高的一個大境界。

然而孟川這么多年依舊是打基礎階段,當然他已經基礎渾厚到極致,刀法離‘合一境’只差最后臨門一腳。

可就是這臨門一腳……卻是最難的!

“即便在整個東寧府,刀法劍法等技藝,能達到合一境的都少之又少。”孟川很清楚這點,“只有達到合一境,才能算是真正的高手。否則只是庸手。”

那些庸手,即便真氣雄渾,也只是力量大些速度快些的靶子。

在真正的高手面前,一個照面就被擊殺。

“按照落葉刀的描述,落葉刀分為八十一式,只要將八十一式修煉到出神入化之境,便會自然而然掌握秘技‘三秋葉’,那時候便達到刀法的第一個大境界‘合一境’。”孟川有些無奈,因為整本書籍關于合一境,就這么一小段話。

沒有更多的描述,連招數是什么樣都沒有記載。

‘便會自然而然掌握秘技’,說的太玄乎,自己的《落葉刀》刀法大成兩年了,每天都苦修,怎么就一直沒有‘自然而然’悟出秘技呢?

“凡俗修煉分為五個階段,筑基、內煉、洗髓、脫胎、無漏。脫胎境想要達到無漏境……必須得刀法劍法技藝達到合一境,唯有‘身心技三者合一’,真正統合脫胎境所有力量,才能一舉突破到無漏境。”孟川暗想著,“在大家族,有足夠丹藥寶物提供,成為脫胎境不難。可成為無漏境的卻少之又少!”

孟川六歲開始筑基。

九歲踏入內煉境,十二歲洗髓境,按照孟川的預估,今年六月左右就應該能洗髓境圓滿踏入‘脫胎境’。這種速度在神魔家族核心子弟當中算是正常水準。像云青萍那等修為懶散之輩,在服用許多丹藥寶物后,也在十五歲達到洗髓境,這算是比較落后了。

凡俗修煉五重大境界:筑基、內煉、洗髓、脫胎、無漏。

再往上就是‘神魔’。

無漏境到神魔,堪稱天塹!

成神魔非常難,東寧府上百年時間成神魔的就寥寥數人罷了。

“我在娘的墓前發過誓,今生一定要成為神魔,斬殺妖怪,給娘報仇。”孟川停下刀法,看著手中的刀,孩童時還不太懂,如今他才明白,要成為神魔得多難,可再難他也不會放棄,“我必須盡快掌握刀法第一重大境界‘合一境’,將來還需掌握第二重大境界‘勢’,如此才有些許希望成神魔。”

忽然——

“川兒。”一道胖胖身影從練武場院門走進來。

孟川轉頭看去:“爹。”

眼前這位面帶笑容的肥胖中年人,就是他的父親孟大江,是個開酒樓的!當然開的是東寧府第一酒樓。同時也是孟家定下的下一任族長。

孟大江實力非凡,是神魔下最強的一小撮,也是修煉刀法的,并且是掌握‘刀勢’的無漏境強者,可已經四十七歲的他,成為神魔的希望也越來越渺茫!

“孟伯伯。”柳七月也走了過來。

“三月初三,就是玉陽宮斬妖盛會了吧,七月是神箭手,烈陽道宮肯定會給你一個名額。”孟大江說著,柳七月也美滋滋點頭,孟大江看向自己兒子,“川兒,你呢,你們鏡湖道院洗髓境弟子只有三個名額,你有把握去嗎?”

“沒把握。”孟川很有自知之明,說道,“我們鏡湖道院的洗髓境十大弟子,彼此差距不大。我有些希望能爭一爭,但也可能失敗。若是我能夠悟出落葉刀秘技,那就肯定有把握了。可惜我一直悟不出。爹,修煉秘技你有什么特殊訣竅嗎?”

“哈哈,你們院長是東寧府第一快刀,該教的他也會教你。”孟大江笑道,“至于秘技,我覺得就是多練,練多了,或許就悟出了。”

孟川暗暗無奈。

沒法取巧。

“別想太多,整個東寧府你們年青一代的洗髓境,就沒有誰能悟出秘技的。”孟大江笑道,“你爹我是孟家這一輩最優秀的,也是十九歲才悟出秘技。”

“可張家老祖,傳說中十三歲就掌握秘技,劍法達到合一境了。”孟川感慨道。

“張家老祖,那是我東寧府上百年來唯一一個能拜入元初山的,張家也因此成為我東寧府五大神魔家族之首。”孟大江說道,“你也別著急,我孟家的五百年前的余山老祖,當年是十八歲悟出秘技,到八十歲不也成為神魔?大器晚成,照樣能成神魔。”

孟川當然知道。

小時候,母親會將很多神魔的成長故事講給自己聽,自己也會纏著母親,纏著父親聽故事!

除了畫畫,聽故事是兒時自己最喜歡的。

父母都買了許多歷史上名氣很大的神魔的傳記,專門讀給自己聽。

“娘,總有一天,我也會成為神魔的。”孟川默默道。

……

當天午后,孟川來到了鏡湖道院,因為有一堂院長親自教導的刀法課。以院長的身份,五天才授一次課。

一個時辰的刀法課結束。

“還是沒法突破。”

“真不知道,我什么時候刀法能達到合一境。”孟川行走在道院中,這兩年來他幾乎每一天都在苦思‘落葉刀秘技’,都快瘋魔了。

在路過一處空地時,聽到了怒斥聲。

孟川看過去。

道院的馬教諭,正在唾沫橫飛怒斥著一群少年。

“學其上,僅得其中;學其中,斯為下矣。你們聽明白了嗎?”馬教諭怒斥道,“我是讓你們要跟好的學,而不是跟壞的學。跟壞的學……只會越學越混賬!你們若是修煉不到洗髓境,一輩子也沒出息。若是能到洗髓境,二十歲都必須服兵役,去和妖怪廝殺。現在不流汗,到時候你們就流血,就要丟性命。去服兵役能活著回來的,也就勉強一半!你們是希望死在戰場上,還是活著回來風風光光?”

“看,那是孟家的孟川,人家十三歲就落葉刀大成,進了我鏡湖道院山水樓,院長親自教!刀法大成,沒有別的捷徑,只有苦學,我聽說孟川在家每天都苦修數個時辰,你們呢,看看你們自己?”

“學其上,僅得其中,讓你們學的就是孟川,懂了嗎?”

馬教諭怒吼聲下,一群少年們大氣都不敢喘。

一邊吼著,馬教諭還朝不遠處路過的孟川笑了笑,孟川也微笑點頭,可孟川的眼睛卻亮了起來,連加快步伐趕往家中。

……

回到府內,孟川立即去書房。

“學其上,僅得其中;學其中,斯為下矣。要學,就該和最好的學!”孟川喃喃自語,眼睛越來越亮,也越加激動,“要學,就和最強的神魔學!和歷史上最強大的存在去學。這才是學其上!”

“能在歷史上留名的無敵強者,許多早就塵歸塵土歸土,可是卻有他們傳記在流傳,流傳了千年萬年!”

“他們的傳記,就有他們的記載。”

孟川抬頭看著書籍上的書籍,“爹娘,在我小的時候,就給我讀過很多神魔傳記故事。買了很多書。”

說著隨手拿下一本。

翻開來看。

這是講述一位橫行一個時代的神魔‘鄧風’,傳記中記載,鄧風從小居住在深山當中沒有名師教導,唯一的親人剛教了他一招‘拔刀式’就死了。他孤獨一人生活在深山內,僅僅一個拔刀……每天耗費四個時辰,拔刀萬次,他沒學過其他刀法招數。

可他在深山孤獨一人,每天四個時辰,拔刀萬次,拔刀二十年。

等他離開深山時,懵懵懂懂進入人世間,以洗髓境實力,一招拔刀式……就斬殺了無漏境強者,他的刀法已經到了匪夷所思的層次。消息傳開,立即被傳說中的‘元初山’主動招攬,成為元初山弟子,自此踏上神魔之路。

……

書籍挺長,記載了鄧風成為神魔后的諸多事跡,讓后人敬仰。

關于修煉的很少,只有所謂的‘每天四個時辰,拔刀萬次,拔刀二十年’。

對孟川而言,這本書籍最重要的就這么一句話。

“一名高手,就算施展刀法慢點,一個時辰也足以拔刀萬次了。”孟川皺眉道,“他卻是每天四個時辰,說明每一刀都蓄勢,都很用心,而后拔出一刀!一刀再一刀……每一刀都蓄勢再爆發,如此上萬次,才需四個時辰。”

“用心?練同一招?次數極多?”

孟川在書桌前拿著毛筆記錄下,而后又去翻看另一本神魔傳記。

他需要從一本本神魔傳記中,盡量找到神魔們強大的‘共同點’。

學其上,僅得其中;學其中,斯為下矣。

要學……就學最強的!

學那些,在歷史上都無敵的神魔!

“錢叔。”孟川忽然對外喊道。

“少爺。”外面傳來聲音。

“你帶兩個人出去,把市面上的神魔傳記!還有一些強大神魔家族的家訓,都給買一份回來,要快!”孟川說道。

“好,我這就去。”錢叔連應道。

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

美国扑克5手 5分11选5技巧 福建31体彩的走势图 手机棋牌娱乐 贵阳捉鸡麻将怎么打 3d过滤垃圾复式的工具 闲来麻将官网下载 国内股票指数 心悦吉林麻将 3d开机号试机号金 秒速牛牛怎么赢 球探体育比分appios 江西11选5前三组走势图 pk10开奖平台 琼崖海南麻将下载安 甘肃11选5最新走势 山东11选5视频直