滄元圖

第二十章 父與子

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

負責手弩射出飛箭的一共有三名護衛,他們負責輪換。

同時還有五名護衛負責將大量飛箭裝進空的手弩內,這些連射手弩都頗為精巧,每一次可裝入十根飛箭。

幸好飛箭制造很容易,每一根飛箭巴掌長,木桿帶著箭頭。孟川每天要斬斷八千根飛箭木桿……所以需要工匠們趕緊制造出足夠木桿安裝上箭頭。

“都快點。”

每天,仆人們都將一堆箭頭送到一座工坊內。

工坊專門安排了十名學徒負責做這小木桿,負責安裝好箭頭。按照孟川的要求,這些木桿上都要點上一紅點!孟川到時候拔刀劈出,就劈在木桿上這一紅點。制造木桿這活沒難度,就是耗功夫。時間久了,那些手弩也得維護,甚至更換。

“呼。”

孟川站在那,瞬間拔刀,刀光一閃,就劈斷了射出猶如幻影的飛箭。恰好劈在那木桿紅點上!刀光殘余氣勁,落在包了鐵皮的大樹樹干上,都留下痕跡。

“要更快。”

每一刀都追求快。

肉身、真氣、刀法……在精神意志的強烈渴望下,不斷調動潛力,不斷追求著更快。

人的身體擁有很強的潛力,調動的潛力越多,爆發出的威勢越強。上百遍上千遍的修煉,比在那空想要有效得多。在一遍遍的出刀過程中,身體、真氣和刀法越來越渾然一體,結合的越來越緊密。

進步雖然很細微。

可看著殘留在大樹樹干鐵皮上的痕跡,孟川能看出自己的進步。

每天這些刀氣痕跡在緩緩上移,即便上移一絲絲,都讓他心頭歡喜。他知道自己在進步!刀法又更快了!

“要更準,更快。”孟川這么修煉很奢侈,但是原本給他當陪練的幾位無漏境……因為已經不需要了。每個月在孟川身上耗費的銀子,反而還減少了些。實在是要請幾位無漏境,代價太大了。

對如今的孟川而言,他已經悟出秘技。

同樣悟出秘技的幾位無漏境陪練,對他幫助太小。

……

每日第二項修煉:身法和護身刀法!

“放!”有仆人下令。

咻咻咻咻咻咻!!!!!!

只見十名洗髓境護衛、兩名脫胎境護衛同時放箭!箭桿乃赤血玄鐵打造,不過卻沒箭頭,箭桿頭還包上了布。

可十二根箭矢在距離十丈內射出,并且洗髓境護衛個個都有千斤之力,脫胎境護衛更是別說了。這弓箭速度之快,可想而知。密密麻麻射來,孟川只能施展身法盡量閃避,同時施展刀法阻擋。

“放。”第一排護衛全部后退,第二排護衛同樣是十名洗髓境、兩名脫胎境,再度同時放箭。

“放。”很快,第三排,同樣的十名洗髓境、兩名脫胎境同時射箭。

一共三排。

輪著來!

在第三排放完后,第一排又已經準備好了。

一排又一排……每一次都是齊放!且每一次的十二根箭矢中都是包含兩根脫胎境射出的箭矢。那兩根威力更大更快!在短距離下,這威脅非常大。如此箭雨下,孟川偶爾就得中箭。

他也會疲憊,也會累。

但是他得堅持,越是疲憊越是得堅持。

將肉身精神錘煉的宛如一體,身心結合的更深……如此,身法將會更快!更靈活!刀法防護起來也更快!

這一項修煉,需要一共三十名洗髓境護衛、六名脫胎境護衛陪練。每日陪練半個時辰。

半個時辰不停的箭雨,護衛們即便分三排輪換,也都累得筋疲力盡。孟川同樣到極限。

……

到了夜黑人靜之時。

在自己小院中,真氣完全恢復的孟川,進行最后一項簡單訓練——極限拔刀式!

孟川獨自站在一動不動。

忽然——

身體化作幻影,一閃就到十丈外,一道刀光劈出。這一次,身法前沖更快,刀法劈出也更快!比白天時要快不少。

為什么身法刀法都更快?

是因為‘極限拔刀式’是以最大程度的爆發真氣!以經脈能承受的極限,灌入真氣,令經脈都感覺到些許脹痛感。有一種感覺,若是真氣灌入再增加一些,經脈怕是都得損傷。如此極限爆發真氣,身法當然更快,刀法也更快。

只是每一次極限拔刀式……真氣消耗都非常驚人。

可威力也很大!

“一次,兩次……”孟川一次次極限施展。

一次次身法化作幻影,留下一道道飄忽的刀光。

“三十一次!”孟川停下,全身真氣爆發經過的經絡都有些脹痛,但沒有‘刺痛感’。

“我的真氣,不顧一切全力施展,只能施展三十一次極限拔刀式。”孟川思索道,“按照道院的教導,肉身很神奇,筋骨肌肉在鍛煉下會變得更強。經絡若是在極限鍛煉下也會慢慢變得更寬更堅韌。真氣的極限爆發,也會刺激經絡不斷適應。”

“我要讓經絡,能承受更強的爆發。那么真正生死搏殺,完全爆發下,身法便能更快,刀法威力也能更快。”

孟川暗道。

讓身體適應更強的真氣方法,是‘身心技結合’之外的另一條路線。兩條路線結合,可以讓自己更強。

******

這三種修煉,加上正常的泡藥浴、服丹藥加快洗髓……就是孟川正常的每日修煉。

持之以恒。

時間一天天過去。

父親也離開東寧府出遠門了,父親開的酒樓能稱得上東寧府第一,是因為有一味調料——蓮魚粉!是一種很特殊的小魚曬干磨成的粉,用來當調料,能令尋常不錯的菜肴變成絕世美味。于是靠這‘蓮魚粉’,酒樓成了整個東寧府第一。

只是‘蓮魚’到底是什么魚,整個東寧府其他四大神魔家族也很想知道。

可顯然孟家在保密,這是孟大江發現的一種神秘小魚,孟大江每年都要出遠門兩趟,每次都要一兩個月,就是為了將這神秘的‘蓮魚粉’帶回來。

這也還好,孟大江每年也就三四個月在外,七月妹妹的父親‘柳夜白’一年大多時間都是在外的。

……

夜。

兩道身影猶如鬼魅,穿行在荒野中。

“到余昉府了,我們總算進入吳州境內了,我們在余昉府歇息下,你這傷必須得好好歇息,不能再趕路了。”兩道身影停下,一位是頗有些風流倜儻的‘柳夜白’,另一位則是變瘦了之后的‘孟大江’。

孟大江穿著黑衣,變瘦之后和他年輕時身形差不多,也帥氣不少。

他臉色蒼白,忍不住低聲咳嗽。

“咳,咳。”孟大江捂著嘴咳嗽,卻有血跡咳在手掌中。

“你真是太拼了。”柳夜白忍不住道。

“川兒馬上就要進入脫胎境了,我必須湊足足夠的功勞。”孟大江說道。

柳夜白搖頭道:“你一次次出生入死,拼命這么多年,功勞全部換成一枚‘冰心果’,就為了給你兒子打造神魔根基,值嗎?”

孟大江有些疲倦的笑笑:“我這輩子最大的驕傲就是我的兒子,為了川兒,付出再多都值!”

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

美国扑克5手 辽宁快乐12选5基本走势 龙王捕鱼规律 河北十一选五--一定牛 亚太88彩苹果 22选5好运二 娱网棋牌打滚子免费下载 360全国开奖号码查询公告 河北快3基本的走势图带连线 什么工作既可以陪小孩又可以赚钱 云南快乐10分 南粤36选7复式中奖计算器 粤福彩36选7今天开奖号 体球即时比分 双色球尾数的复隔中选号法 福建31选7走势 牌九玩法教学视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