滄元圖

第二集 眾生相 第一章 名叫紅雨的姑娘

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

滄元圖首發站點 Www.Cyuantu.Com

冬去春來,轉眼孟川踏入脫胎境也一年了。

夏日傍晚,晚風帶著絲絲清涼,在鏡湖道院中卻頗為熱鬧。

“在下周潛,請孟師兄指點。”一名少年恭敬行禮。

“出手吧。”

孟川點頭。

今天他是來找院長葛鈺比試的,院長葛鈺早就悟出刀勢,同樣修行快刀。和院長葛鈺每次切磋……對他都有些啟發。所以他每半個月都來討教一番,院長葛鈺雖然貪財小氣,可對這最得意弟子還是很用心的。

和院長切磋完后,孟川也會拿出半個時辰指點師弟師妹們,對他而言,和師弟師妹們交手太輕松了,甚至算是一種放松。

“小心了。”少年周潛陡然前沖,一招招接連攻殺,孟川站在那身體卻詭異模糊,任憑少年周潛如何進攻,都碰不到孟川的衣角。

伴隨著一整套劍法施展完。

那最后的殺招,一連怒刺十三次,都依舊刺了個空。

周潛在鏡湖道院也算頗有天賦的,按照教諭們判定,明年應該就能進山水樓了。可和孟川的差距依舊太大。

“孟師兄太厲害了。”

“如今道院內任何一弟子,都碰不到孟師兄的衣角。都擋不住孟師兄的一招。”

“孟師兄,那是要成神魔的。”旁邊觀看的眾多弟子們都說著。

每一代的大師兄,有的威望高,有的威望低。

孟川絕對是數十年來,鏡湖道院威望最高的大師兄!他實力強的匪夷所思,遠遠超越道院內排在第二的弟子。他還愿意偶爾拿出寶貴修行時間指點師弟師妹們,家族影響力也是整個府城最頂尖一層,可孟川從未因此仗勢欺人。

多方面因素讓很多師弟師妹們都很崇拜這位大師兄。

“你最后一招,是這套劍法的殺招,名叫十三連峰。”孟川說道,“秘籍中也說得很清楚,這劍招一出,該如那連綿的山峰,起伏不定,又宛如一體。‘起伏不定’你是做到了,但是‘宛如一體’你沒有做到。你的劍招彼此散亂分割開,自然威力大減。”

“宛如一體?”周潛喃喃低語,隱隱想到什么,但又差點什么。

他很相信孟師兄的指點。

因為論招數技藝,連教諭們都說過,整個鏡湖道院也就院長葛鈺能壓孟師兄一頭。孟師兄的指點,可比那些教諭們更加直指要害。他周潛一個沒進山水樓的弟子,是沒資格讓院長一對一教導的。

“你其他劍招都不錯,只有殺招缺陷比較明顯。回去多練練這一招,練成了。這套劍法就大成了。”孟川目光一掃周圍眼含期待的師弟師妹們,笑道,“時候不早了,大家都吃晚飯去吧。”說完便離開。

那些師弟師妹們也都明白,孟師兄指點結束了。

許多同門都朝道院大門走去。

“嗯?”

走到門口,孟川就看到一道身影,一身紅色衣衫的柳七月,柳七月個子更高了些,都不亞于孟川了。

“阿川,阿川。”柳七月連喊道。

“七月,你比我還小一歲呢,這個子竄的都趕上我了。”孟川說道。

柳七月笑道:“我爹說女孩子長得早。而且我也開始踏入脫胎境了,身體長的更快。”

今年十五歲的柳七月,也在這個月突破到脫胎境。只是她的箭術依舊卡在瓶頸……想要達到合一境,終究太難。

“走,我們趕緊去云江酒樓吃晚飯。”柳七月連道,“這可是你輸給我的。”

“好好好,走。”孟川無奈點頭。

這是賭輸的。

在柳七月突破到脫胎境后,孟川曾說,就是站在丈許大的圈內,七月妹妹就是射一百箭都碰不到他分毫。柳七月不信邪……孟川信心滿滿,他的身法是被箭雨鍛煉出來的,如此身法配合根基雄渾的雷霆神體,他信心十足。可是一名脫胎境的神箭手全力爆發,蘊含神魔力量的一根根箭矢配合上技巧,簡直是一場噩夢。比那些傻傻使用弓箭的護衛們要高明太多了。

孟川純粹靠身法,連續躲了七十九箭,第八十箭還是碰到了衣服。

輸了!

輸了后孟川還挺高興,決定過幾天再來一次。

云江酒樓是東寧府第一酒樓,去那請吃大餐是有些奢侈,但那是自家老爹開的酒樓!自己去吃,不用付銀子!

“孟師兄十三歲就入了山水樓,我至少十五歲也得入山水樓。”少年周潛看著孟川、柳七月離去,暗暗下定決心,隨即朝另一個方向走去,返回自家。

******

周府。

“少爺。”“少爺。”

周潛回到家,仆人丫鬟們都挺恭敬。

周家本是東寧府非常普通的平民家庭,后來周潛的父親‘周鶴’發跡!他頗有手腕,靠在戰場上結交下的許多好兄弟關系網,二十年下來,也打下了一片家業。也算是東寧府頗有些名氣的富商了。

“周少爺,周少爺。”忽然從一旁旮旯竄出來一孩童。

“是鐵生?”周潛一看,便笑道,“你怎么來了?”

鐵生,是他貼身丫鬟的親弟弟,也經常到府里,府里的仆人們丫鬟們對這乖巧孩子也挺喜歡。

“周少爺。”

這孩童鐵生直接跪下來,“你救救我姐,救救我姐啊。”

“你姐?紅雨她怎么了?”周潛一聽連道。

“就在剛才,那魏老大帶人到我家,說是我爹欠他三百兩銀子,我爹說只是借了十兩銀子,當時喝的半醉,是魏老大他們故意蒙騙他,讓他在百兩銀子的白紙上按下手印。”孩童鐵生連道,“如今錢滾錢利滾利,都變成三百兩了。我們家怎么還得起?魏老大強行抓走了我姐去抵債,我爹不答應,他們都打傷了我爹。”

“你爹可簽了紅雨的賣身契?”周潛追問道。

“沒有!我爹說了,就是死都不能害了姐姐。”孩童鐵生說道。

“好,沒有簽下賣身契,他們就是強搶民女。”周潛壓抑著怒意,在鏡湖道院,朝廷的律法他們還是要學的,“這個魏老大又是誰?”

“我爹說,那就是個黑狼幫的小嘍嘍,但是扯著黑狼幫的大旗,誰都懼他三分。”孩童鐵生連說道。

“我倒要看看,一個流氓混混到底有多大的膽子。”周潛再也忍不住,“帶路!去找那個魏老大。”

“站住!”

一道冰冷怒喝。

周潛一愣,回頭一看,只見他的父親‘周鶴’站在那。

“爹。”周潛一看到父親就軟了。

“把鐵生送出去。”周鶴吩咐下人,下人們立即帶著那孩童往外走,鐵生流著淚喊著:“周少爺,你一定得救救我姐,你不救,她就完了啊。”

但是下人們輕易抓著這孩童,將他迅速帶出去。

“爹!那地痞流氓強搶民女,都不能管了?”周潛焦急怒道。

“愚蠢。”周鶴冷然道,“一個小嘍嘍敢強搶民女?他是替上面辦事,幫黑狼幫去抓些女子送去調教,調教好了送到一個個青樓去。這是黑狼幫的生意,黑狼幫是整個東寧府三大幫派之一,它背后則是神魔家族‘白家’!黑狼幫就是幫白家做臟活的。”

“你爹我只是一個小小商人,我惹得起黑狼幫嗎?”周鶴看著兒子,“黑狼幫碾死我周家,像是碾死一只螞蟻,聽懂了嗎?”

“我,我……”周潛難受的很,“可是紅雨,紅雨她……”

他八歲時,紅雨就在伺候他。

當然有深厚感情。

“你是想要救紅雨,還是要保護好周家?”周鶴說道,“你爹我,你娘,你弟弟,還有一百多位跟隨我吃飯的周氏族人,都是要吃飯的!我們斗不起的。”

“就不能和黑狼幫商量,買回來?”周潛問道。

“買?”

周鶴冷笑,“沒聽到么,三百兩銀子的欠賬。還要讓黑狼幫破規矩。最起碼要一千兩銀子才有希望。一個婢女,值一千兩嗎?”

“值,值的。”周潛說道。

“一千兩?你知道你爹我賺第一個一千兩銀子,兩次都差點死了嗎?”周鶴冰冷瞥了眼兒子,轉頭就走,“該怎么做,你自己決定!別讓我失望。”

周鶴走遠后,才對一旁護衛頭領下令:“去,暗中盯著少爺。膽敢出去,給我打斷他的腿!”

“是。”護衛頭領乖乖應道。

……

片刻后。

孩童鐵生在周家府外,有些絕望。天大地大,他一個孩子不知道去哪里,如何才能救得了他的姐姐。

“姐姐。”孩童鐵生流著淚。

嗖。

一道身影越過院墻,迅速跑到孩童鐵生這。

“周少爺。”孩童鐵生看到周潛大喜。

“快去云江酒樓,去找孟川公子。他是孟家公子,黑狼幫在他面前就是一條狗,他一定能救紅雨。”周潛連說道。

“云江酒樓,孟川公子?”孩童鐵生眼睛一亮。

“趕緊去。”周潛催促。

孩童鐵生迅速大步飛奔往遠處跑。

這時候護衛統領也跳出了院墻追了出來,看到了周潛,輕輕搖頭:“少爺,你真讓老爺失望啊。”

“不是讓我自己決定嗎?怎么,來抓我了?”周潛咬牙道。

“老爺讓我打斷你的腿,不過……你還是親自去見老爺吧,或許老爺心軟能饒你。”護衛統領說道,“不用我出手吧。”

“不用,在你面前我逃不掉。”周潛沒說什么,便返回府內,只是心已經在云江酒樓,“孟師兄,你一定要救紅雨,一定要救啊。”

在周潛看來。

救紅雨很難,可對孟師兄而言就是舉手之勞的事。

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

美国扑克5手 澳门21點规则 围棋游戏大厅 西游争霸四海归一 澳客彩票网欢迎进入 113彩票代理群 麻将来了怎么开好友房 六合两码中特 500万彩票网首页 辽宁快乐12字谜 三亚娱乐城 为什么游戏试玩也赚钱吗 20天买竞彩足球输了12w 7m棒球比分 倍赚宝怎么赚钱 吉祥棋牌下载地址 体球网网球比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