滄元圖

第二集 第七章 周家的命運

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

如今整個東寧府城一片風聲鶴唳,一支支人馬在調動追查。

而此刻紅雨姐弟倆已經逃到了他們的老爺家。

周府。

周鶴坐在主位上臉色陰沉如水,周潛少爺也臉色發白。

“柳小姐讓我們趕緊逃,我們就拼命逃。”紅雨拉著弟弟鐵生,連道,“當時死了不少人,黑狼幫的人都死了些。我們姐弟倆一路逃,也害怕的很,所以先跑來告訴老爺。”

“你做得對!如果不是你來,我還不知道這小兔崽子惹了這么大的禍。”周鶴冰冷看著自己兒子,“膽子可真大啊,讓孟川公子去幫忙,這么大的事你竟然都不告訴我一聲?”

周潛微微發顫著:“我沒想到會這樣,真沒想到。紅雨,孟師兄他們還活著嗎?”

“不知道。”紅雨連搖頭,“他和玉陽宮的那位公子當時就已經重傷了,我們逃走后,不知道他們怎么樣。”

“希望他們安然無事吧。”周鶴冷漠道,“否則,我們周家就完了,一點希望都沒有。”

“爹……”周潛連道。

“現在看運氣吧,否則,不管是黑狼幫,還是白家,還是孟家,任何一家要對付我們,我們都完了。”周鶴站起來道,“周潛,你現在立即隨我去孟府!”

“哦。”周潛連道,他也有些發蒙。

“還有你們姐弟倆。”周鶴吩咐道,“如果有朝廷的人來問你們今天的事,你們便按照我說的去做……”

“是。”紅雨姐弟倆乖乖聽著。

……

周鶴帶著兒子,攜帶著重禮趕往鏡湖孟府。

在路上便看到了調動的一支支軍隊人馬。

“張兄,張兄,出什么事了么?”周鶴立即向一位熟悉的軍隊中領頭人問道。

“有天妖門的人出現,孟家的孟川公子還受了重傷,現在全城搜查呢。”那位領頭人簡單說道,“好了,不多說了,先走了。”

“張兄你忙,你去忙。”周鶴笑道。

“爹?”一旁的周潛低聲說道。

“孟川公子活著,這是好消息。原來那兇人,是天妖門的?”周鶴思索著,“走,我們趕緊去孟府。”

******

鏡湖孟府。

孟川依靠在床上,臉色雖然蒼白,但精神不錯。

“孟川,以后遇到無法抵抗的強敵,先保住自己的性命。”孟仙姑坐在一旁,拄著拐杖說道,“你去救晏燼,是好事。但若是因此把自己搭進去……就太不值了。你應該知道,你是整個孟家的希望。你輸不起,我們孟家也輸不起。”

“姑祖母,那天妖門強者肉身強大,但身法并不算太快。我本以為救了晏燼后有把握逃掉,誰想那天妖門人一個斷裂的指甲,竟有那般大威力。一招就將我重傷。”孟川也慚愧的很。

“你才遇到幾個對手?而且對方實力遠超于你,他失手十次都沒事,因為你們都傷不了他。可你失手一次,你就完了。面對如此強敵,就不該抱著僥幸心理。”

孟仙姑搖頭,“而且天妖門的人,都是人族叛徒,他們修行的是妖族為他們創出的法門。戰斗也很像妖怪,他們的身體都可修煉成兵器!以后定要小心,遇到天妖門的人立即避讓著,有多遠走多遠。除非你有足夠把握殺他們。”

“是。”孟川乖乖應道。

這時候孟大江從屋外走了進來。

“爹,情況怎樣?”孟川追問。

“那天妖門人逃的太快,如今正在審問那些黑狼幫幫眾。”孟大江說道。

“閑石苑的無辜女子呢?”孟川追問。

“之前一戰,令黑狼幫幫眾死了五位傷了三位。閑石苑女子也死了六位傷了兩位。對了……從后院發現被關押的三十八名女子,川兒,你們也算救了不少人。”孟大江說道,“閑石苑有一處地下殿廳,那里有不少女性尸骨殘存。天妖門的人應該長期在那,修煉妖法。”

孟川聽了沉默。

可憐那些被殺的女子,對天妖門的人殺意也越重。

“老爺。”外面有下人傳來聲音,“周鶴帶著兒子周潛,說是來請罪。”

“請罪?”孟大江疑惑,“我去看看。”

……

姑祖母在這待了會兒便走了。

孟川也在床上歇息著,體內的妖氣早就被姑祖母輕易給驅逐掉,對于神魔而言,驅逐這點妖氣是輕而易舉的事。反倒是筋骨的傷勢需要數日慢慢恢復,這還是神魔體夠強橫了,若是普通人怕是得數月才能恢復。

“川兒。”孟大江推門走了進來,“原來那個孩童去求你們幫忙,背后是一個叫周潛的小家伙指使的。”

“周潛?”孟川疑惑,“我認識他,是我們鏡湖道院的弟子。今天我還指點過他的劍法。”

孟大江說道:“紅雨是他的貼身侍女,感情極好。他本來想要去救侍女的……被他父親周鶴給阻止了。所以便悄悄讓那孩童鐵生去酒樓找你幫忙,就有了后面的事。沒想到一切還是源自于你這位道院的師弟,敢讓我兒經歷如此大難,定不能輕饒。”

“爹。”孟川連道,“周潛我頗為熟悉,挺有天賦的。他也沒有害我之心,在他看來,這對我是小事一樁。黑狼幫的事解決起來的確很簡單。我們遇到天妖門人,這純粹是運氣不佳。不能遷怒于周潛師弟。”

“你啊。”孟大江搖頭。

他今天是真的后怕啊!

若不是那老仆服用神血丹纏住天妖門強者,兒子還有七月,都可能送了性命。孟大江怎么可能不惱怒這周家?

“冤有頭債有主。”孟川連勸說道,“這是爹你教我的道理。”

“好吧好吧,我可以放過他們,可也不能輕饒。他畢竟是利用你,甚至都沒告訴你。”孟大江點頭,“周鶴將一件寶貝‘千年人參’送來了,那是價值萬兩的寶貝,我也就收了,算是揭過這事了。周潛那小家伙,也得小小懲戒一番。”

之前周鶴跪下賠禮,孟大江都懶得收。周家所有產業加起來也就數萬兩銀子,現銀就更少了。

這千年人參,是周鶴機緣下才買下,是為了兒子修煉脫胎境準備的。

如今用來賠禮。周鶴還怕不夠呢。

……

“怎么辦,怎么辦?”周鶴跪在那,面前放著那禮盒,他滿頭冷汗。一旁的周潛則愧疚看著父親:“爹,都是我的錯。”

“現在說什么都晚了,連這賠禮都不收,孟公子父親顯然還惱怒我周家。”周鶴說著。

這時候孟大江從廳外走了進來。

“孟長老。”周鶴跪著乞求,“是我教子無方,你想要怎么懲戒他都行,我周家絕無怨言。還請饒過我周家這一回。”

“我兒既然給你們說情。”孟大江淡然道,“那禮物留下,你兒子帶回去,抽他一百鞭子,鞭鞭見血,讓他躺在床上好好反思。”

“是是。”周鶴大喜,“孟長老不說,我也要好好懲戒他。周鶴,還不謝孟長老大人大量饒你性命。”

“謝孟長老。”周潛也跪著磕頭道。

“趕緊走。”

孟大江皺眉揮手。

周鶴陪笑著,連帶著周潛離去。

當走出了孟府,周鶴才完全松口氣。

“爹,我們周家沒事了?”周潛問道。

“應該沒事了,說要抽你鞭子,卻是讓我周家親自動手,顯然沒想要你小子的命。”周鶴冷聲道,“你得多謝謝你那位孟師兄,若不是他說情,他父親絕不會這么罷休。”

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

美国扑克5手 排列三走势图彩经网 幸运飞艇冠军全天计划 上海时时乐秘籍 支付宝有哪些投资赚钱项目 北京pk赛车开结果 六合图库下载官网 超级大乐透500期走势图 重庆时时五星多少倍 采购是不是都另外赚钱的 篮球胜分差中大奖 娱乐场所治安管理办法 炒尿素真的很赚钱吗 王者荣耀嫦娥 分分快3和值算法 微信德州麻将 T6彩票游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