滄元圖

第二集 第十章 蛻變

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

滄元圖首發站點 Www.Cyuantu.Com

孟川一驚。

“這是什么?我只知道肚臍下三寸為丹田,有丹田空間,可孕養真氣于其中。怎么眉心內也有一虛無空間?而且這里面的小人,和我一模一樣?”孟川有困惑,也有了些猜測,“既然這小人和我長相一樣,難道是傳說中的人之魂魄?還是我的心靈意志所形成?又或者是某種未知的東西?”

“鏡湖道院的典籍,是元初山分發下來。我孟家典籍,也是上千年積累。修行上的常識算是很完備了。”

“那些常識我也早就看遍,從來沒見過有眉心空間的記載。”孟川疑惑,他喜歡看書,神魔家族出身的他算是見多識廣,可連聽都沒聽過眉心內有一空間,內還會藏著一小人。

雖然吃驚,但孟川卻隱隱覺得這應該是好事。

因為……

他已經感覺到自身脫胎換骨般的變化。

“這種感覺好奇妙。”孟川閉上眼睛,卻依舊輕松的避開書屋內的諸多物品,非常自如的打開屋門走了出去。

他閉著眼睛走到院子的石桌旁,坐在石椅上。

“我就是閉上眼睛,周圍十丈,都纖毫畢現。”孟川睜開了眼,如今已經是黑夜,夜幕下肉眼看都很模糊。可他此刻無形的感應,周圍十丈的無比清晰的,便是院墻邊爬著的一只小螞蟻的六足上面的小毛刺,孟川都‘看’得清清楚楚。

前后左右,上方,地下!都清清楚楚,不過地下僅僅三尺深的地方還能很清楚,越往下越模糊。

肉眼只能看前方,看不到腦后!若是漆黑無光,更是什么都看不見。

“我能看清十丈。”

“且能感應周圍足足一里之地。”

孟川坐在小院內,能清晰感應著以自身為中心,一里之地內的所有氣息。人類的氣息、動物的氣息,一切活物氣息都能感應。

比如父親和柳叔的氣息,是整個鏡湖孟府最強的。

父親孟大江,氣息雄渾厚重。

柳叔柳夜白,氣息則更虛無縹緲。

其他弱些的一群脫胎境的氣息了,七月妹妹的氣息更是其中最純粹的。

整個鏡湖孟府,還有孟府之外的一處處地方……

距離越遠,感應就越加模糊。

就像大白天,在沒有任何阻擋物下,肉眼也能看遠處,但距離遠了,只能看到模糊的人影,模糊的一條狗!

孟川的感應也是如此!距離近,他感應很清晰。距離若是遠,只能知曉有多少人,多少動物,哪些強些,哪些弱些。僅此而已。

若是超出一里范圍……則是一片黑暗!無法感應。

“如今看世間萬物,都不一樣了。”孟川睜開眼,看著院內的種種植物,十丈內纖毫畢現太美妙了。就感覺平常看東西都是霧里探花,模模糊糊。如今清晰了百倍!所看到一切的色彩鮮活多了,過去平整的石桌桌面,如今能看到在風吹日曬下有太多小坑。

掉落的一根頭發,若是過去看頭發,只覺得頭發絲很細很光滑。如今在感應中,卻能‘看見’這一根頭發表面的許多毛毛糙糙,就好像一根樹枝,有許多毛糙的地方乃至有些傷口。

一切都更真實。

“咻。”

孟川陡然拔刀,一刀劃過長空。

孟川看著自己這一刀,卻有些激動。

“我過去眼里看不到破綻的一刀,很完美的一刀……如今竟有這么多不完美?”孟川喃喃低語,過去他是靠肉眼去看刀光,刀太快,他再厲害也只能模糊看清。覺得這一刀夠好了!如今感應下,刀光纖毫畢現,軌跡清晰了百倍。

刀法劃過長空的每一絲不協調,都無比清晰。這讓孟川立即發現刀光的不完美之處。

作為一名癡迷于畫畫的,追求美感是本能。

這不完美不協調的,讓他都按耐不住。

“練拔刀式。”孟川就在夜里開始練習拔刀式。

身體化作流光,一刀劈出。

發現不完美,才能知道該往哪里提升。

一刀又一刀……

努力每一刀能更好。

一個時辰,兩個時辰……

孟川絲毫不嫌累,反而很興奮,他感覺到自身刀法的缺點在消失,即便在‘感應’下也慢慢變得完美。

“咻。”

又是一式拔刀式。

刀光如彎月,甚至隱隱牽引動天地之力,令刀光如夢如幻,一閃而逝。

施展身法的孟川,都比平常快了五成。他覺得有馭風飛行的錯覺,一閃就多沖出了三丈遠,他連停了下來,心中卻熾熱的很:“我感覺到了‘勢’的存在,還差一點,還差一點。”

“自從達到合一境,我每天八千次劈斷飛箭,苦修超過一年半,直至今日,終于感覺到了勢。”

“數日之內,我必定能突破。”孟川只覺今夜真的很美好。

每天八千次劈斷飛箭苦修拔刀式,每次追求著更早的劈斷飛箭,令刀氣落在大樹上的痕跡能夠不斷上移。有無比厚實的基礎,有融入其中的感情,是他最喜歡的一式刀法,又有明確的方向……孟川這一年半來的修煉效果其實非常好,怕是比那位古老神魔鄧風在同齡時效率還要更高一籌。

這一年半下來,甚至離‘勢’都不算太遠,雖然越接近極限提升越緩慢。可孟川原本再苦練一年半載,悟出‘勢’也是水到渠成的事。

可今晚的的蛻變。

讓他刀法又進了一步,一下子就觸摸到了‘勢’。

突破,自然也就更近了。

……

寅時五刻,還是黑漆漆一片。

東寧府的晨鐘卻已經敲響,很多討生活的人們就已經在城門外等著了。

“轟隆~~~~”東寧府城的城門開啟,挑著貨物的小販,進城賣苦力的人們,接連入城。這時候也有兩道人影混在人群中,也輕易入了城。

“都半年沒來府城了,二哥,這次進城,可定要好好耍耍。我在山里都快憋出病來了。”這二人進了城,一名戴著帽子的胖子嘿嘿笑道。

“好好好,先去忙正事,把那些寶貝都換成銀票!正事完了后我們再慢慢耍,耍上十天再回寨子。”另一名大胡子男子說道。

……

孟川練了一夜的刀法,終于還是停手了。

從黑夜修煉到天亮,精神不累,身體也累了。他修煉了四個多時辰刀法,肚子都咕咕叫了。

先去刷牙洗了把臉,再去吃早飯。

“呼嚕呼嚕。”孟川抱著大碗粥,先是喝了幾大口,跟著就愜意拿著面餅啃了起來。

等吃了三塊大面餅,父親孟大江才走入廳內,笑道:“川兒,今天吃早飯挺早的。”

“還行吧。”

孟川點頭愜意吃著,“對了,爹,等會兒有件事和你說。”

“飯桌上不說,等會兒說?”孟大江笑道,“神神秘秘的。”

孟川笑笑,對著一旁丫鬟道:“再來一大碗粥。”

“是,少爺。”丫鬟立即幫忙去盛粥。

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

美国扑克5手 中彩票说说 好运彩3玩法 股票赚钱项目 河北彩票快三开奖结果 万达二分彩规律 天津快乐十分直选遗漏统计 贵州快3开奖号码 vv彩票平台网站 乐彩网欢迎进入 双色球2016年号码查询 80彩票网址 浙江飞鱼彩票 五福彩票能拿到钱吗 东方6+1开奖信息 悠洋棋牌游戏平台网址 老时时彩360开奖号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