滄元圖

第二集 第十二章 血云盜

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

“眉心空間,不可胡亂嘗試。”孟仙姑說道,“胡亂嘗試,或許能讓你發現種種好處。但也可能帶來不可挽回的惡果。一切要順其自然。”

孟川點頭。

“順其自然,在修行中你會自然掌握部分用法。”孟仙姑笑道,“這是最溫和的法子,等你進了元初山,找到關于它的秘籍。就能明白如何徹底的使用它。”

“是,姑祖母。”孟川恭敬應道。他詢問父親、姑祖母也是這個原因。一種未知的力量,沒有前人的經驗,純粹靠自己去摸索!太危險。

如今,自己就有了短時間內掌握勢的把握,沒必要冒險。

“還有,眉心空間之事必須保密。”孟仙姑目光掃過父子倆,“絕對不可以再告訴其他人。”

“是。”父子倆都應道。

……

拜訪姑祖母后,孟川就返回了鏡湖孟府,繼續他今天的八千次拔刀式。

練武場中。

有護衛站在大樹樹杈上,手持連弩對著下方。

孟川站在數丈外,刀在刀鞘內。

“這感覺和過去完全不一樣。”孟川能清晰感應到大樹上那名護衛的一切動靜,護衛先是看了看自家少爺,手部肌肉開始緊張起來,隨后手指才扣動扳機。扣動的過程、連弩內小飛箭被彈射的過程,無比清晰的被孟川‘感知’著。

呼。

在護衛手指剛開始扣動的剎那,孟川就已經身影一閃。

當那一根小飛箭剛飛出,刀光就劃過長空,切過飛箭箭桿上的紅點。

“啊。”護衛嚇得一跳,那一道刀光簡直從面前切割而過,距離他手中的連弩非常近。

“這這這……”護衛被嚇住了,連旁觀的其他護衛、仆人們都嚇得一跳。

這小飛箭剛被射出就被切了?距離也太近了。

武者也有反應時間的,正常的反應時間,飛箭都該飛出點距離了。

“我這是預判。”孟川看護衛們都震驚無比的模樣,隨口編造道,“馬三他射這手弩,不知道射了多少次了。我預判他要射出飛箭了,就立即出手……果真,飛箭剛一飛出,我便立即斬中。”

“少爺厲害。”

“少爺預判真是準。”一個個都夸贊吹噓著。

孟川笑笑。

預判是需要豐富的經驗,還得有些運氣。因為強大武者的動作,在肉眼觀察下都是模糊的。比如護衛在樹上扣動扳機,一名洗髓境護衛扣動扳機是何等的快?加上有衣袍遮掩、大樹樹枝遮掩,肉眼即便模糊看清,再出手也晚了。

孟川不是的。

他能‘感應’無比詳細的一切,護衛眼神的變化,身體自然而然的準備動作,扣動扳機的一剎那……一切都無比清晰。

不需要預判,‘看到’就可以出手了。

“如果這樣的話,我每次都可以飛箭剛飛出,就斬中。就難以鍛煉自己的刀法了。”孟川暗道。

“嗯,給自己定個規矩。”

“必須飛箭射出的剎那,再出手。”孟川做出決定,他修煉拔刀式終究是追求的快、準!

“接著來。”孟川吩咐。

“是。”

馬三連收斂精神,剛剛刀光從眼前飛過的確夠嚇人。

咻。

又一次射出飛箭箭矢,這一次孟川依舊無比清晰觀察到全過程,不過他是在飛箭被彈射出的一剎那,才拔刀出手。

身法一閃,飄忽的刀光便已經切割在箭矢木桿的紅點上,刀氣則是落在包著鐵皮的樹干上,留下痕跡。

“少爺沒有再預判。”那些護衛、仆人們才恢復平靜,這才正常嘛!每天八千次拔刀式,少爺過去都是這樣出刀的。

因為去了祖宅,今天修煉拔刀式的時間晚了些,三個時辰怕是要持續到午后了。

……

東寧府,一處普通的宅院。

戴著帽子的肥胖大漢和一名大胡子男子來到了宅院門口,敲了敲門。

門開了,里面一位尖嘴猴腮男子朝外看了眼,便立即笑道:“是趙二爺來了,里面請。”

“嗯。”大胡子男子應了聲,肥胖大漢笑瞇瞇跟在自家二哥身后。

二人進入宅院,在尖嘴猴腮男子帶路下,來到了一廳內。

“趙兄。”廳內一名銀發老者笑著拱手,他身后也站著一名手下。

“我的那些貨物,房管家可都收到了吧?”大胡子男子很隨意的坐下,肥胖大漢則是坐在下手位。

“收到了,那些貨物分三批收到,按照五折算,是一萬六千八百兩銀子。我算個整數,就一萬七千兩。”銀發老者笑著說道,“趙兄可滿意?”

大胡子男子微微點頭:“那些都是些普通貨,我這還有幾件重貨。”

“請。”銀發老者眼睛一亮。

“第一件是一件玉馬。”大胡子男子從懷里取出一木盒,木盒打開后,里面便是躺平放好的溫潤的玉馬,這雕刻好的玉馬比手掌略大,白皙溫潤,可這白玉馬,表面卻奇特的隱隱有著紅色光暈。

“是極品羊脂玉雕刻成的擺件,而且應該一位神魔的心愛之物,可能是放在神魔的書桌上,長期相處,神魔氣息都已經融入其中。”銀發老者微微點頭,“對修行并無多大幫助,但的確是一件罕見之物。這件我可以出五千兩銀子。”

“五千五百兩。”大胡子男子說道。

“好好,就聽趙兄的,五千五百兩。”銀發老者笑了起來。

跟著是第二件第三件第四件寶貝,加起來一共也有過兩萬兩銀子,件件都是稀罕物。

“這是最后一件,這可是真正的寶物。”大胡子男子認真說道,說著他脫開外套,從衣服內折騰了下才解開內部的繩扣,拿出了被棉布重重包裹著的神秘之物。

銀發老者仔細看著。

大胡子男子打開棉布,頓時濃郁的霸道氣息彌漫開來。

“神魔氣息?難道是神魔傳承?”銀發老者有些猜測,可看到棉布打開后的物品,卻皺眉了,“這么小?怎么連文字都沒有?”

這是一塊殘破的黑鐵片,黑鐵片只有巴掌大,要知道就算是一般的神魔傳承一頁紙,也有正常紙張大小。

“這是什么東西?”銀發老者詢問。

“不知道。”

大胡子男子說道,“這黑鐵片,表面沒任何文字,沒任何招數。同時它也是殘破的。可是……它散發的神魔氣息卻無比霸道。比尋常神魔傳承殘頁都要強得多。”

“說不定,是神魔兵器的一個小碎片吧。”銀發老者笑道,“我愿意出三千兩。”

“不可能是兵器。”大胡子男子搖頭,“它很平整,就仿佛紙張殘片。我想不到什么兵器有這樣的碎片。”

“能嘗試接受傳承嗎?”銀發老者詢問。

神魔傳承,都是能夠沉浸進去,看到有神魔演練招數的。

那是意境傳承。

像孟川得三長老贈與的那一張神魔刀法殘頁,就是能夠接受意境傳承。

“不能。”大胡子男子搖頭,“我們寨子里幾位無漏境都試過,都感應不到。”

“那這就不是神魔傳承了。”銀發老者笑道,“雖然神魔氣息無比濃郁,但一件沒任何用途的物品,即便和神魔有關,我最多也只能出五千兩。”

“十萬兩銀子。”大胡子男子說道,“一個銅板都不能少。”

“十萬兩?”銀發老者瞪眼,“真正的神魔傳承殘頁,一張殘頁行價是過十萬兩。可你這根本無法接受傳承,甚至都不知道是什么東西。要這么高的價?”

“第一,這黑鐵片我們‘血云盜’付出代價不小。第二,就憑它神魔氣息極為強大。就一定不凡。”大胡子男子說道,“十萬兩是我家大哥定下的。你們想要就得出十萬兩。”

“你在這等等,我問問我家主人。”銀發老者說著對身旁手下點點頭。

“好。”大胡子男子和肥胖大漢都耐心等待。

很快。

一位儒雅男子走了過來。

“趙兄。”儒雅男子微笑點頭,同時看了看那黑鐵片,猶豫了下,“我能上手看看嗎?”

“可以。”大胡子男子點頭。

儒雅男子上手后輕輕撫摸了下黑鐵片,觀看許久,說道:“的確神魔氣息極強,但很可能是一位強大神魔隨身物品殘片,可能一點用都沒有。我最多出到兩萬兩銀子來賭一賭。”

“說了,十萬兩,不能少。”大胡子男子說道。

“那就沒辦法了。”儒雅男子輕輕搖頭。

“行。”

大胡子男子微笑點頭,“我們在東寧府會逗留幾日,你們如果改變主意,可以再找我們。該怎么找我們,你們很清楚。”

“好。”儒雅男子點頭。

“這是之前說好的三萬八千兩銀票。”銀發老者將一疊銀票放在那,大胡子男子拿過后翻看了下,面額都是一千兩,足足三十八張。

“我們走,不必送了。”大胡子男子帶著肥胖大漢直接離去。

儒雅男子目送他們離去,才皺眉道:“房管家,你趕緊將剛才那黑鐵片畫出來,要畫的一模一樣。畫好后,我們去見堂主。”

“是。”銀發老者恭敬應道。

“堂主他們或許能辨認出這是什么寶貝。”儒雅男子思索著。

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

美国扑克5手 梦幻西游计算器 河北快三套选玩法 福利彩票的十分快三怎么样 快递中转站是怎么赚钱的 佛山市双色球投注站申请 王者荣耀小乔 泉州体育彩票中心官网 大话西游商人赚钱之道 篮彩吧百度贴吧 挂机广告赚钱是真的吗 化妆行业怎么赚钱 天津双色球天津快乐十分前三组遗漏 南粤36选7开奖直播 当一个城市旅游发达的时候怎么赚钱 吉林时时彩综合走势图 银行贷款做什么能赚钱