滄元圖

第五章 老祖宗歸來

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

二月初九,東寧城外一處荒野,天色陰沉。

“呦。”一道悠揚的鳥鳴聲響起,只見一頭沐浴在雷霆中的巨大飛禽從云端俯沖而下,飛禽背上卻是盤膝坐著兩道身影。

“轟!”

這飛禽接近地面時,龐大雙翼上有雷霆朝四面八方沖擊開去,令整個荒野地面都一震,電蛇四散游走,隨即才消散。

這時,兩道身影才從飛禽背上落下。

一位是中年婦人,另一位則是拄著拐杖的老婦人。

“黃師妹,我已經到了,到我家鄉了,你回去吧。”拄著拐杖的老婦人笑道。

“孟姐姐。”中年婦人眼中隱隱有著些許淚花,她的‘孟姐姐’之前還沒這么蒼老,這次重傷,老態盡顯,可看容貌依舊能依稀看出,老婦人年輕時也是美人。

“此次一別,我們怕是再難相見。”老婦人慨嘆笑道,“不過我算好得了,至少死前能回到家鄉,在家鄉度過這輩子最后的幾年。那些戰死的,可真的成了黃土一堆了。”

“孟姐姐,你若是有什么需要我幫忙的,書信一封即可,我黃香凝定當盡心竭力。”中年婦人鄭重說道。

“要求到你的,我會開口的。”老婦人笑著,“好了,趕緊回去吧。”

中年婦人仔細看著老婦人,最后還是一躍上了飛禽背上,很快飛禽一震雙翼,雷霆在虛空中彌漫四方。

呼。

攜帶著雷霆閃電,飛禽迅速一飛沖天,消失在天邊。

老婦人看著同伴離去,這才轉頭看向東寧城,面帶笑意:“該回家了,能落葉歸根,老天待我不薄!”

“咚。”

老婦人手中的拐杖,輕輕一敲擊地面,敲擊處有虛空波紋蕩起,一陣陣彌漫四方,籠罩周圍百丈范圍。

她持著拐杖,被波紋籠罩著,也朝東寧城走去,每一步都是數十丈。即便從官道上的一些行人商隊旁走過,那些人們卻仿佛沒看見‘老婦人’,依舊笑呵呵聊著。

片刻,她來到了城門入口。

“東寧城。”

老婦人拄著拐杖,看著面前這座雄偉的城池。

這是她的家鄉!年少時生活的地方。

老婦人微笑著繼續邁步前進,城門口大量人們包括門口的守衛,都沒看到老婦人。老婦人就仿佛不存在這個世界上,就這么進了城,行走在街道上,又來到了孟家的祖宅。

進入祖宅。

祖宅巡邏的族人很多,可同樣都看不見老婦人。

“咕咕咕。”在祖宅的其中一座小院內,胖老者正在喝著悶酒。

“平平,你在偷喝酒?”一道聲音在小院內響起。

胖老者嚇得一個激靈,連看向周圍,忍不住道:“三姐,是你嗎?三姐?”

在院子中憑空顯現出了一名拄著拐杖的老婦人,正笑看著他。

“三姐。”

胖老者眼睛都紅了,他是‘孟仙姑’唯一的親弟弟。雖說家族內其他長老們也有喊‘三姐’的,那是因為家族太過龐大,畢竟有上千年歷史的家族,許多家族子弟都隔了好幾層了。胖老者名叫‘孟炎平’,孟家當代族長,他比孟仙姑小了近二十歲,所以小時候也是孟仙姑帶著他,又是當姐姐又是當娘。

在他心中,他三姐一直那么年輕,那么美麗,那么無所不能,如今卻老了這么多。

“哭什么哭,我不是活的好好的?”老婦人笑道。

“三姐,你的傷真的沒法醫治?”胖老者追問道。

“只要不拼命廝殺,還是能活七八年的。”老婦人淡然道,“人有生老病死,神魔同樣有壽命極限,有什么好傷心的。接下來幾年時間足以我妥善安置我孟家,我重傷的消息傳回,東寧府可有什么動靜?”

“云家和我孟家解除了婚約,就是孟川小家伙的婚約。”胖老者說道,“至于其他,四大神魔家族也只是做些小動作,根本不敢真的惹怒我孟家。”

“嗯,當初定下婚約,云萬海也是想要借我孟家的勢。如今我重傷,他解除小輩的婚約也正常。”

老婦人吩咐道,“對了,平平……”

“三姐,我都九十了,還是孟家族長,你能叫我大名么?”胖老者忍不住道。

“哦,好好好,給你面子。”老婦人笑道,“孟平平,去,將族內長老們都召集到烈火大殿,我要見一見。”

“什么孟平平,我叫孟炎平。”胖老者嘀咕著,還是趕緊去召集家族長老了。

姐姐又當娘又當姐姐,將他帶大。

護著他,令他走到今天。

聽姐姐喊他‘平平’,族長孟炎平也覺得走路都更有勁了。

******

孟家祖宅,烈火大殿。

家族內只有最重要的事才會來此,今日,烈火大殿周圍戒備森嚴。

大殿中。

孟仙姑拄著拐杖站在那,抬頭看著殿內的匾額——‘烈火’二字。

族長以及眾長老們都恭敬站好,沒有一個敢吭聲。

論年齡……

孟仙姑今年一百一十二歲,是家族中最年長的。論實力,孟仙姑那是在三十五歲就成為神魔的,庇護了孟家近八十年,孟家也興盛了八十年,在孟家的威信也毋庸置疑。她一聲令下,怕是有許多族人都毫不猶豫去赴死。

看了匾額‘烈火’二字許久,孟仙姑才轉身,目光掃過在場的眾長老,眾長老個個躬身都有些緊張。

“我孟家年輕一代,可有什么有天賦的,有望成神魔的?”孟仙姑詢問道,孟家雖然扎根在東寧府上千年,但也只是出過兩位神魔,一位是五百年前的余山老祖,另一位就是孟仙姑。在他們的時期,都讓孟家達到鼎盛。孟仙姑最期盼的是……

能培養出家族歷史上第三位神魔。

本來她可以耐心的慢慢尋找適合栽培的后輩,可現在時間太緊了,只能矮個子選了。

“大江他天賦頗高,十九歲悟出刀法秘技,三十歲悟出刀勢。如今四十七歲……成神魔也有一線希望。”光頭瘦弱老者開口說道。

“大江?”

孟仙姑看向站在一旁的孟大江。

“姑姑。”肥胖的孟大江連行禮。

“可曾凝丹?”孟仙姑詢問。

孟大江搖頭。

孟仙姑皺眉,四十七歲,連凝丹還沒做到,成神魔的希望真的很渺茫。

“年輕小輩呢?”孟仙姑追問。

“小輩,有三個還成。”族長孟炎平連道,“孟鑄這小子今年二十三,無漏境,正在沁陽關服兵役,他是十九歲悟出秘技。還有‘孟文英’這個丫頭,她今年十六歲,十二歲時就頂尖劍法大成。還有大江的兒子‘孟川’,今年十五歲,他是十三歲頂尖刀法大成。孟文英和孟川年齡都小,但都沒有悟出秘技。”

孟仙姑沉默。

孟鑄,十九歲才悟出秘技,對于成神魔而言真的太晚了!因為悟出‘勢’都不知道是哪一年了,再想要成神魔就更遙遠。

孟文英、孟川,一個十六歲,一個十五歲,時間也很緊,關鍵連秘技都沒掌握。

她想要在矮個子里選,但真沒法選。

“你們都回去。”孟仙姑冷聲道,“接下來幾年,整個家族的小輩們都加大培養,這是家族頭一等的大事,其他事情都不重要。在我死之前,我要看到一個有望成為神魔的苗子。”

顯然沒看到太優秀的,只能廣撒網,寄希望于那些八九歲、十一二歲的小輩冒出天才了。

“是。”族長以及眾長老們都齊聲應道。

“此事關系到家族興衰,容不得絲毫怠慢。若有中飽私囊者,直接家法處置。”孟仙姑說完,直接拄著拐杖走了出去。

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

美国扑克5手 手机免费麻将免费下载 黑龙江快乐10分钟开奖结果查询 十一运夺金 诈金花的大小规则 拼多多老板靠什么赚钱 大乐透推荐预测下期号 比分网球探篮球 双色球4十1多少钱奖金 三分彩 棋牌游戏平台哪个好 正宗沈阳麻将代理 即时指数即时比分 体育彩票七星彩开奖结果 捷报网足球即时倍率 飞龙体育比分 4056棋牌游戏中心官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