嫡女有毒

第一百八十九章 計中計,一環套一環

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

兩張紙條,一模一樣的紙質,仔細對照起來,一看就知道是從同一張紙上撕下來的,比照著一看,毫無疑問,只是一張上面沒名字,一張上面有名字。
  
  那張被揉碎了的紙條,雖然破了幾個洞,但依稀可以看得清上面寧三姑娘的字樣。
  
  敖明宇把兩張紙條,合在一起,背著手站在亭子上,目光落在轉下假山的寧雪煙身上,眉頭緊緊皺起。
  
  瘦弱的少女,雪衣宮妙輕揚,既便碰到了這樣的突發情況,依然神色鎮定,不驚不乍,只方才她離去之時,更多幾分疏冷,竟是半點也不愿意和自己再呆一會。
  
  聰慧如她,應當也知道是誰下的手吧!
  
  沒名字的這張紙約到了一個浪蕩子,而她也被指到了這里,雅月亭的位置,注定了會被人發現,那樣她的下場,可想而指!
  
  她從未出現在人前,所以不可能與人結仇,只聽說昨天在護國侯府,寧晴扇曾經和她過不去,似乎是為了管理侯府后院的帳本一事,那么最有可能害她的就只有寧晴扇,但如果寧晴扇那里正有一張這種紙呢?
  
  別人會怎么想!
  
  別人只會認為是護國侯府的政敵要對付寧祖安,所以對他兩個進宮的嫡女下手,至于寧晴扇為什么不著道,正巧是雅貴妃請她進宮去了。
  
  多么合情合理的解釋,完全把寧晴扇摘了出去,但敖明宇不是普通人,所以他更看重的是結果,寧雪煙的確己經過來,如果不是偶然碰到自己,雅月亭上己經出事了,那么最得利者是誰!
  
  寧晴扇!
  
  沒了寧雪煙,寧明扇就可以幫著護國侯府的太夫人掌管后院,或者,還有其他方面的!
  
  但是真讓他相信寧晴扇是個這樣的人,他又無法相信。
  
  三年前那個為了救他,傷了自己的善良嫻靜的少女,真的會變的這么惡毒陰狠嗎!庵堂三年,她的生活更是單純,幾乎不沾染任何的世俗,在那種地方出來的女子,怎么可能變成那個樣子。
  
  可如果不是寧晴扇,又有誰會設下這么一個圈套,去害寧雪煙呢!
  
  既不是護國侯府最尊貴的嫡女,一個被遺棄在后院的女兒,不說外人沒注意到她,連寧祖安也不在意她,說不定連父女之情都很淺淡,陷害了她,與寧祖安也沒多大傷害,甚至比不上他的庶女。
  
  這樣一個毫無價值的事,寧祖安的政敵絕不會去做!
  
  是寧晴扇,還是不是寧晴扇,三皇子一時拿不定主意,再把手中寫著寧三姑娘的紙條拿起來,仔細看了看,還是沒發現任何問題,除了被揉的皺一些,稍稍破了點,沒有任何異常。
  
  緩步走下雅月亭,隨手把手中的另一張紙條隨意撕了兩下,扔在一邊,然后大步向梅園男席那邊走去。
  
  待得他走遠,進了梅園,藍寧才又重新出現在假山處。
  
  散碎的紙片落在石階上,藍寧極自然的把紙片收起,轉身離開,追上了一直在前面緩步行走的寧雪煙。
  
  “姑娘,為什么要把這些紙條撿回來?”藍寧把手中的紙遞給寧雪煙問道。
  
  “再過一會,上面隱形的字就會顯形。”寧雪煙微微一笑,眸色淡冷的看著那張紙條,白桔的效果不會持久,一會就會顯露出自己的名字。
  
  “姑娘,既然三皇子以為姑娘是被騙去的,那么被他看到這幾個字又怎么樣?”藍寧雖然聰慧卻也不明白寧雪煙的做法,不解的問道。
  
  三皇子既然清楚自家姑娘是被騙過去的,那么對于用姑娘的名字把那個男人騙來的事,應當也不難理解,為什么姑娘要讓自己等在那里,等三皇子把紙撕了扔掉后,再去撿回來,這么做沒有半點好處,還在冒著被人發現的危險。
  
  在藍寧看來,實在是得不償失!
  
  “既便三皇子發現你去撿這張紙也沒關系,這事關系到我,我拿回來暗中查一下,原也是正常,至于上面的‘寧雪煙’幾個字,本就是寧晴扇的圈套,她自來聰明,既便是要陷害人,也會不露聲色,怎么可能那么明顯的寫上我的名字,就算別人發現了這張紙,也覺得不可能是她下那么蠢的手。”
  
  寧雪煙微微一笑。
  
  寧晴扇不但惡毒,而且還聰明,計中計,用的這么純熟。
  
  兩張紙條上都寫了名字,仿佛兩個人真的相約似的,相約的地方又是雅月亭,看到的人也多,這種事仔細一想破綻百出,方法如此之蠢笨,又怎么可能是寧晴扇這種冰雪聰明的人想得出來的。
  
  所以,既便最后別人發現寧雪煙是被人陷害的,也懷疑不到寧晴扇身上。
  
  可到了那時候,既便知道寧雪煙是被人陷害,又有誰會為她主持公道,她依然只能落得一個悲慘的下場。
  
  而這些就是寧晴扇的計中計,可惜,自己在聞到白桔的味疲乏時候,便己經知道寧晴扇的這種打算,所以才讓藍寧向宮女要了一把剪刀,把那張紙上的“五”變成“三”,又讓藍寧先上前,從那個男人手中套出紙條,抹去上面的“寧雪煙”三個字。
  
  整件事看起來就撲朔迷離起來!
  
  這里面雖然沒有提到寧晴扇,但以敖明宇那種性子,必然會懷疑到寧晴扇。
  
  有時候,有些事并不需要明確的指證。
  
  千里之堤,毀于蟻穴!
  
  寧晴扇不是一個容易對付得了的人,所以她會放慢腳步。
  
  昨天的事,不過是打了她一個措手不及,而今天自己也只是順水推舟,至于敖明宇怎么想的,那就不在她考慮之列了。
  
  兩個人正說話間,忽然看到恒玉晴慌里慌張的帶著丫環趕過來,看到寧雪煙帶著藍寧安然無恙,才松了口氣,過來拉著她的手低聲問道:“真的沒什么事吧!”
  
  “沒事,碰到了三皇子!就說了會話,又回來了。”寧雪煙微微一笑,柔聲笑道。
  
  感應到恒玉晴手上的汗意,冷冰的心中生出幾分暖意,和寧紫燕的虛假不同,恒玉晴眼底的真切關心,沒有半點功利之心,是實實在在的為自己緊張,沒有游移,沒有遲疑,一心一意的為自己考慮。
  
  為了不想讓她緊張,寧雪煙故意把后面的部分隱下。
  
  “三皇子,他來干什么?不是說他要和寧晴扇訂親了?”恒玉晴皺皺眉頭道,她方才思前想后,總覺得最有可能害寧雪煙的,就是那個滿身虛偽的女人,而方才寧晴扇可是一直和三皇子走在一起,而且還聽說關系很好,所以對三皇子,恒玉晴也充滿戒備。
  
  “他也只是走走,沒事,紙條我己經撕了,不會有事。”寧雪煙笑著安撫她道。
  
  “幸好,幸好,你沒去,我方才在那里想著,突然發現雅月亭去不得,那地方邊上有一個院子,今天的場面,說不得有人,只要你和夏大公子在上面一見面,這話可就傳的難聽了,到時候說不得你會……”
  
  恒玉晴拿帕子抹了一把頭上的汗,解釋道,這話沒說完,意思己表達清楚,不知羞恥的勾引自己的姐夫,最后的下場,可想而知。
  
  “你是來找我的?”寧雪煙細細的看著恒玉晴的表情問道,眼底閃過一絲幽深。
  
  “是的,我想過了,只要我陪著你一起上去,就算是看到夏公子,也沒什么關系,總是我們偶爾遇上,如果我來的晚了,看到你跟夏公子在一起,我也可以說是我讓你先走一步,所以一會當然也會過來,別人也不能多說什么。”
  
  恒玉晴真心誠意的道。
  
  她之前一直在想那位夏大公子為什么要給寧雪煙紙條,有什么事需要到皇宮里見著寧雪煙的面才說,想了許久,也沒想出個所以然,倒是聽得幾個宮女偶爾提到雅月亭的時候,才突然醒悟過來,那是一個多么不合時宜的地方。
  
  那地方簡直就是一個天然的讓人發現的場所,比其他地方高了一截的亭子,看得清半個皇宮,反過來說,也被大多數人看得到,再說還有旁邊的院子,今天那里面實打實有人,想到這里恒玉晴就急的不行。
  
  站起來就跑了出來!
  
  看著恒玉晴的臉,寧雪煙心底莫名的生出幾分愧意,主動的拉緊恒玉晴的手,安撫她道:“現在沒事了,都過去了,不管是誰都沒能害到我。”
  
  就在方才,她竟然想起前世的寧紫燕,竟然想到恒玉晴是不是也是這樣的人。
  
  前世傷的太重,她真的很難再相信這種姐妹之情,但是現在,她相信恒玉晴。
  
  “我想那紙條可能不是夏大公子要傳給你的,要不要我讓人去查查看,看看是誰使人送了紙條過來,總不能讓人白白的害了一通!”恒玉晴原也就是個不肯吃虧的主,這時候平靜下來,想到竟然有人暗害寧雪煙,不由的怒道。
  
  她進宮的次數比寧雪煙多的多,還有一個表姐也進了宮,在宮里并不是一無所知的。
  
  那個替寧晴扇送給自己紙條的宮女嗎?寧雪煙淡淡一笑,她當然不會放過她的,不管她是不是寧晴扇自己派來的,還是她遷人派來的,必然是跟她有關系的。
  
  “不用,一會就能知道是誰了!”寧雪煙把玩著手中的帕子,漫不經心的笑道,眼際一片冷意。
  
  寧晴扇可以利用不相干的人,她也可以……
  
  <>

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

美国扑克5手 vr彩票是正规的吗 甘肃快3 陕西快乐十分钟彩票 全民麻将代理 自己开个装修公司赚钱吗 北京pk10选永旺 体球探网即时 哪个电台可以赚钱 多乐彩74期开奖结果 胜分差 急速赛车的玩法 二同号复式 陕西快乐十分 支付宝 怎样赚钱 球探体育比分比分直播 有没有发视频能赚钱的软件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