嫡女有毒

第一百九十九章 王掌柜送來的果脯

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

明霜院是最冷清的地方,這府里的主子就沒有一個人來看過她,太夫人那里稍稍送了幾個藥材過來,寧祖安那里連個表示也沒,仿佛根本就沒想起,明霜院還有他一個女兒受驚病著了。
  
  寧雪煙當然也沒巴望著他們來,她的病起因是受傷體虛,第一天晚上就燒的神智不清,迷迷糊糊中似乎還感應到母親的懷抱,那么溫和,那么包容,所以后半夜,她就睡的舒坦下來,等到了第二天的時候,雖然身子還是虛軟,但卻不再發燒。
  
  敖宸奕的藥很好用,上在傷口上結疤也快,藍寧小心的替她灑上藥末,寧雪煙疼的一皺眉,牙齒都快切進肉里去了。
  
  “姑娘,您疼就叫好了,奴婢方才在外面看過,沒有人過來。”青玉拿起水盆細心的清理她邊上的藥末,心疼的道。
  
  “我沒事,就疼一下,一會就沒事。”寧雪煙緩緩的放松了神情,虛軟的靠在背后的大抱枕上。
  
  敖宸奕這藥應當是好的刀傷藥,這種藥才上上去的時候,疼的幾乎讓人尖叫,非大意志不能忍下來,但是一會兒后就覺得沒那么疼了,連肩膀處的痛意都消減了幾分,她又是受傷,又是發燒的,這幾天身子還沒好,才一會就覺得虛軟無力。
  
  “姑娘,奴婢方才看了傷口,那疤也結得嚴實了起來,看起來不用過多少天就會好全了。”藍寧一邊熟練的替寧雪煙系上繃帶,一邊笑道,心里也不由的松了口氣,那天她接了自家姑娘出來那會,姑娘臉上全無半點血色,腳步發飄,幾乎把她嚇死。
  
  現在雖然臉色還是不太好,但是相比于那天,己經算是有生氣的多了。
  
  也讓她們幾個松了一口氣。
  
  “還挺快的,洛煙院那里怎么樣?”寧雪煙閉上眼,無力的靠在枕上問道。
  
  “三姑娘那里,聽說不但三皇子送來的禮,連四皇子也送來了禮物,為此太夫人還特地去看了看三姑娘,聽說之后也送了許多補身子的藥材過去。”青玉答完,不滿的咕噥道,“姑娘這里,太夫人一看都不來看,真不知道誰才是親的。”
  
  “是不是親的又有什么關系,只要能給護國侯府帶來最大的利益,那就是親的。”寧雪煙微微一笑,睜開眼,“況且,他們不來,我們不是更方便嗎,否則讓他們知道了我還受著箭傷,可是大麻煩。”
  
  護國侯府的人,跟她都不親!
  
  重生后寧雪煙更是認識到這點,要是真的親,也不會等到現在,在寧雪煙死的時候,她就己經和她們斷了親!
  
  所以也沒在意他們的態度,寧晴扇現在的利用價值可比自己這個一無是處的五姑娘,大的多了,太夫人關注寧晴扇也是意料之中的事,她意外的倒是四皇子敖明晚,那天她雖然坐的遠,但依稀看到淑妃和寧晴扇說話時的樣子,可是不友善。
  
  接下來雅貴妃的神情也陰沉下來,不自然的很!
  
  這里面必然有什么她不知道的,好在這種事要著急的不是她,寧晴扇才是那個當事人,她需要在邊上看著,適當的時候推波助瀾一下就行。
  
  宮宴那么一回,她和寧晴扇兩個也算是勢成水火,以寧晴扇的性子,絕對不會放過自己的,當然她也沒打算一應避著。
  
  “三姑娘,這是想嫁三皇子還是想嫁四皇子?奴婢怎么看不懂了?”見寧雪煙不生氣,青玉也就不關注這點,眨巴著眼睛問道。
  
  這么猜想的不是她一個人的想法,整個護國侯府有這樣想法的下人不在少數。
  
  “不知道她想嫁給誰,或者她想腳踩兩條船吧!”寧雪煙漫淡經心的道,拿眼睛斜睨了一下青玉,調侃著笑道,“青玉這么關心三姐姐的事,要不要一會替我去三姐姐那里去問問,也好讓我早早的準備了禮物,免得事出突然,一進周轉不及。”
  
  “別,姑娘,您還是饒了奴婢吧,奴婢要是真往那邊去一下,說不得到后來,還要姑娘來救我。”青玉苦著臉道,一副不敢的樣子,拿起寧雪煙換下的繃帶,走到一邊的窗下,那里有一個火盆,每次換下來的繃帶,都在是火盆里燒掉,然后混在其他的灰燼里倒掉。
  
  不過有時候也因為此,屋子里的煙火味會大一些。
  
  好在,明霜院原就是最遠,這時候府里兩個重量級的人物,傷著了,更不會有人關注到她這里。
  
  簾子一掀,韓嬤嬤走了進來,先在門口稍稍站了站,散了散冷氣,才走過來,看到寧雪煙今天氣色不錯,還能半靠著跟兩個丫環開玩笑,臉上也不由的露出了笑臉,前兩天寧雪煙發燒虛弱的樣子,現在想起來還讓她緊張擔心。
  
  姑娘自來就身體弱,這陣子雖說好了許多,但終究是比不得常人,更何況這還受了傷,傷病交加,可是性命交關的大事!
  
  “韓嬤嬤回來了,東西拿到了嗎?”寧雪煙抬起笑臉問道。
  
  “姑娘,那些人真是欺人太甚,老奴去問了那幾個鋪子,說是您要用,居然只有陸掌柜和另外兩家,那里盡心盡力的幫你找了一番,雖然最后沒有,但也跟老奴說了,如果一有貨過來,馬上通知老奴。”
  
  說到這個韓嬤嬤一臉的氣憤,想著今天她跑的那幾家店鋪,之前全是夫人陪嫁過來的,而現在提起五姑娘,居然沒有一個人認為她是主子,要的那些東西,不是推三就是阻四的說沒有,甚至還有說是二姑娘之前早就訂下的,不能給寧雪煙。
  
  只有同和堂藥鋪的陸掌柜還念著舊情,不辭辛苦的翻上翻下,把藥鋪里的東西都翻了個遍,最后實在發現沒有,才愧疚的表示一有貨就讓自己過去拿。
  
  “嬤嬤,這樣才是對的,凌氏把持了那么多年,怎么可能不把自己的人換上去,那些人現在的東家是凌氏,哪里還會知道娘,當然更不會任我差遷。”寧雪煙微微一笑,沒有半點意外。
  
  這原也是情理之中的事,凌氏的為人,心狠手辣,怎么會給自己留下幫手,說起那位陸堂柜,也必有其機能處,才能讓凌氏到現在依然還用著他,好在,她今天也并不是真的要韓嬤嬤去要什么東西,只是去探探他們的態度。
  
  這態度關乎到她接下來的舉動,
  
  “另外兩家是哪兩家?”寧雪煙淺淺一笑,一雙墨玉眼泛起淡淡的冷意。
  
  “果脯店的王掌柜和布料店的玉掌柜,他們兩個雖然沒多說什么,但老奴看他們也是實心實意的幫姑娘找了一番,后來沒找到,也對老奴表示了謙意,還讓老奴帶了點東西給姑娘。”
  
  雖然那幾樣東西也都是不太值錢的,但至少表示了他們的一番心意。
  
  “他們都送了什么?”寧雪煙好奇的問道,眼底帶著笑意,頗為嬌俏的偏了偏頭。
  
  “果脯店王掌柜送了老奴幾罐子珍藏的蜜餞,聽說店里原就不多,還有一個伙計在邊上一臉舍不得的說,店里統共就那么幾罐了,布料店的玉掌柜就稍微差了點,雖然也是挑了幾匹珍貴的料子給姑娘,但這種料子,他店里也不少。”
  
  韓嬤嬤一邊把放在懷里的果脯拿出來一邊道:“料子,老奴放在外屋的桌子上,姑娘要不要看看?”
  
  “不用了,”寧雪煙微微搖了搖頭,唇邊的笑容輕淡如風,目光落在桌面上的那幾罐子果脯上,“這就是王掌柜說的絕品?”
  
  “是,姑娘,那個伙計送老奴出來的時候,還特地叮囑老奴小心一些,別摔破了,那姑娘可能吃不了這么好吃的果脯了。”韓嬤嬤不疑有她,一本正經的道。
  
  輕淡如煙的笑容,轉來一抹極淡的譏諷笑容:“嬤嬤,你要注意那個王掌柜,切莫和他說什么真心話,否則,到時候他必然會買我。”
  
  那些果脯,真的寧雪煙或者沒見過,誤以為是珍品,寧雪煙前世的時候,可沒少吃,因為喜歡這種果脯的味道,夏宇航每次到護國侯府來的時候,都會帶一些過來,雖然說價格不菲,但也根本算不上是什么珍藏的絕品!
  
  之于伙計的表現,分明是掌柜吩咐的,不然他一個小小的伙計,哪里會置疑掌柜的決定,給自家主子吃,怎么可能還露出舍不得的表情,這一切當然是做給韓嬤嬤看的,看起來這位王掌柜,倒是一個八面玲瓏的主。
  
  “姑娘是說王掌柜是特意做給老奴看的?”韓嬤嬤也不是笨人,一聽寧雪煙的話,立時就明白過來。
  
  “韓嬤嬤,這果脯之前奴婢在云影院的時候,專門有看到,所以根本算不是什么珍藏!”藍寧放下手中的伙計,走過去看了看,不屑的提供了一個答案。
  
  “原來這位王掌柜竟然是這么奸詐的人,老奴還以為,他是真心向著姑娘,所以才巴巴的把他送的東西送進來,卻原來不過是個典型的小人。”韓嬤嬤氣憤的道,她當時還在外面等了許久,卻原來一切不過是演戲給她看的。
  
  “嬤嬤,不急,既然他這么想演戲,過幾天我們就再陪著她一起去演戲就行。”寧雪煙微微一笑,她這幾天雖然還傷著,但至少比凌氏好,等過兩天稍稍好一些,她就可以借著散心的機會出去。
  
  “寧記那邊的兩家怎么樣?”話鋒一轉,寧雪煙提到了韓嬤嬤今天出去的另一件事!
  
  “啊呀,老奴正想跟您說這事,可還真是有事!”寧雪煙一提,韓嬤嬤突然想起一件急事,一拍膝蓋叫道。
  
  <>

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

美国扑克5手 6个人炸金花技巧 福彩35选7开奖号码第90期 北京赛车pk10官网注册 云南时时彩开奖结果40 即时赔率 重庆时时后三组六公式 如何注册彩票中心 3d试机号分析 365即时比分 欧盘足球即时赔率500 新疆时时彩彩三星跨度 qq游戏武汉麻将 600868股票行情 河北11选5走势图爱彩乐 浙江快乐12 北京塞车pk10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