嫡女有毒

第三百四十一章 玉氏的執念,心結

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


  
  
  玉氏很害怕,一個人跪在莊子外面不遠處的一間小土地廟里祈禱。復制網址訪問
  
  自打外面傳來寧懷靖打死了人后,她就發了瘋似的跑到這個只有一間屋子大小的小土地廟里跪著,任誰也勸不起來,一邊哭,一邊念念有詞,她知道現在什么也做不了,只希望寧祖安可以把兒子救出來。
  
  
  外面天色己經暗了下來,方才勸她的人都回去了,只留前點在一個破破爛爛佛相前的一盞孤燈。
  
  這個小土地廟是這里的人自己動手建的,一切都很簡陋,無所謂靈不靈,也就是平日里,誰心里有事,到這里來跪拜一番,寧寧神,離這里最近的廟宇,都要有好幾個時辰,實在是不方便。
  
  
  玉氏閉著眼,雙后合十,嘴里念著經文,一段經文念完,睜開眼,看著上面的佛相,眼淚又落了下來,她是真的又慌又急,自打從寧府出來,她唯一的念想就是自己的兒子,其他她什么都不敢想。
  
  為了兒子,她什么苦都愿意吃,她的靖兒,又乖又聽話,怎么也不可能做出那樣的事來。
  
  
  她不求自己的兒子大富大貴,也不敢去護國侯府要求寧祖安什么,只希望兒子以后一直能在自己身邊,踏踏實實的。
  
  可現在,突然之間,出了這樣的事,如同晴天霹靂,一時間讓她如何承受得住。
  
  
  “菩薩,請菩薩保佑靖兒,如果這次靖兒能逃過此難,我愿意為菩薩重修金身。”一個頭重重的磕了下去,玉氏的眼前,只剩下燈光下,若明若暗的那張祥和的笑臉,仿佛冥冥中一直在觀看人家吉祥事一樣。
  
  心莫名的安了一下,是的,菩薩一定知道靖兒是冤枉的,一定會給靖兒留一條活路的。
  
  
  心這樣想著,眼淚卻止不住的往下落,她的靖兒,怎么會出這樣的事。
  
  “玉清,你在要寧玉靖祈福?”不知道哪里傳來的聲音,忽遠忽近的,立時候玉氏瞪大的眼,驚恐的目光,四處游移,卻沒有發現一個人。
  
  
  “不用找,就在你面前。”
  
  玉氏下意雅克薩的抬頭,對上的卻是裊裊清煙中,木制菩薩那張看不清楚的臉。
  
  
  “菩……菩薩!”玉氏嚇得一哆嗦,身子往后一倒,指著正中的佛相,結結巴巴的道,但隨既她臉上的懼意化做驚喜,抹了一把臉上的淚水,重新跪定。
  
  “菩薩,求菩薩救救靖兒,他真的沒做過什么壞事,真的什么壞事也沒干過。”
  
  
  菩薩顯靈了,菩薩竟然顯靈了,一定是自己的誠意感動了天,或者是靖兒的名冤情,上達天聽,所以菩薩才會顯靈。
  
  這么想著,當然就不害怕了。
  
  
  “他沒干過壞事,玉清,你干的壞事呢?”飄渺的聲音聽不出是哪的,看著那個佛相,仿佛就是真的從佛相里傳出來的。
  
  “我……我沒有干過什么壞事。”玉氏下意識的爭辯道。
  
  
  “你干了,所以,現在報應到了你兒子身上,凡事有因必有果,有果必有因,若無當日因,何來今日果!”菩薩的聲音飄飄忽忽,卻讓玉氏心頭如遭重擊。
  
  “我……真的沒有,菩薩您弄錯了。”她急道,生怕菩薩弄錯了什么,真的報應到自己兒子身上,原本只是說那人暈過去了,現在怎么就傳來說那人己經重傷不治死了。
  
  
  “你兒子的事,原本只是小事,可因為你的事,小事也變成大事,玉氏,難道你還要隱瞞嗎!那么接下來,你兒子就要身首異處了。”菩薩似乎一點也不相信玉氏的話,語帶嘆惜的道。
  
  兒子就要身首異處,玉氏的手哆嗦起來,仿佛看到寧懷靖身首異處的躺在血泊中,急的尖聲大叫起來,眼淚一顆顆的往下掉:“菩薩,我真想不起來,您……您提醒提醒我,我到底做了什么錯事,我一定改,就算要報應,也請報應到我身上。”
  
  
  她這會又慌又亂,腦海里一片空白,不知道自己到底是做錯了什么,是因為靖兒是個不被人承認的私生子嗎?可自己是個通房丫環,算不得真的外室,只是個被趕出來的可憐人而己,怎么就做了什么壞事。
  
  “十數年前,護國侯府……玉清,你真的一點也想不起來嗎!”菩薩幽幽的道。
  
  
  十數年前,護國侯府?十數年前,她是回過護國侯府,縱然是個通房丫頭,她的身份地位低下,可她也是正正經經的府里的人,為什么會突然之間被趕出寧府,自己和自己肚子里的孩子,從此之后無名無份的活著。
  
  若說不怨,又怎么可能!
  
  
  “菩薩,當年的事……我……我不知道。”玉氏瞳孔緊縮了一下,隨既含淚道。
  
  “玉清,你還狡辯不成,當年的事,你是真的一無所知嗎?人在做,天在看,因果之報,不是沒有!”菩薩的聲音一直不溫不火,卻讓玉氏心神大碎。
  
  
  她記得自己當年原只是一個小丫環,后來得了自家公子的眼,成了他的通房丫頭,她原也不敢多想,只想一輩子侍候公子和未來的少夫人,等以后生下一兒半女的時候,當好一個妾室就是。
  
  因為少夫人沒有進門,所以府里也備有湯藥,每一次,太夫人都會讓人送來,她都有用,可不知道為什么還查出有孕,那時候,說起來她雖然害怕,卻帶著濃濃的喜悅,太夫人那里一再暗示,就算是有了孩子也沒什么,那意思是要她生下這個孩子的吧!
  
  
  可是最后的結果,出乎她的意料之外,因為她和她肚子時的孩子擋了少夫人的道,所以少夫人要把她趕走,在那樣的一個冬天,她只收拾了兩件衣服,身邊連一個人也沒有,就被趕到了城外的莊子上。
  
  生靖兒的時候,只有莊上一個老婆子幫她,生了一天一夜,她從鬼門關里活過來,抱著初生的兒子大哭起來。
  
  
  原來自己的兒子也是府里的少主子,可是現在不但沒有名份,而且還生活在莊子里,成了最下等的人,她如何不傷心,如何不難過。
  
  這只不過都是因為少夫人要進門,所以掃除一切障礙,而她就是少夫人的障礙。
  
  
  為什么會這樣,她又不想跟少夫人搶什么,她會安安份份的守在后院,安安份份的養大自己的兒子,也不會讓自己生的兒子跟少夫人去搶什么,可為什么既便是這樣,少夫人都容不下她和靖兒。
  
  傷痛的壓抑的哭聲從玉氏的嘴里溢出,身子軟在冰冷的地面上,雙手掩面,哭的渾身顫抖,這是藏在她心頭最大的不甘,是她的執念,也是她多年來的心結,她把一切的恨都歸于明氏,只覺得明氏造成了她的不幸。
  
  
  所以對于明氏出事,她沒有半點不安,覺得這就是她的報應。
  
  可現在的算什么,為什么菩薩會覺得自己做了錯事,要報應到自己兒子身上。
  
  
  “她……她害了我們母子,為什么,為什么……”
  
  “玉清,她何曾害了你們母子,是寧祖安自己發誓說要娶明氏一人,并且騙她一生一世,只娶她一個,明氏根本不知道你是誰!”
  
  
  幽幽的聲音,仿佛有穿透力一般,落在玉氏的耳中,“如果你執迷不悟,你兒子就只能罪有應得。”
  
  這話說完,菩薩的聲音似乎裊裊的消失在黑暗中。
  
  
  聲音不大,但是卻讓玉氏一個激靈清醒過來,激動的抬起頭,大叫辯解道:“菩薩,菩薩,是我的錯,可我當年也沒做什么,就只是隱瞞了一些事實而己,這怎么會有那么大的罪過,這罪過不是應當讓現在的侯夫人來背嗎!是她害了明夫人。”
  
  想到自己的兒子,現在還生死不知,玉氏怎么能平靜得下來。
  
  
  自己真的沒做過什么大的壞事,為什么全算在自己身上,侯夫人才是幕后的指使者,為什么這報應會落到自己頭上,會報應到靖兒身上。
  
  玉氏這會想到兒子,幾乎要崩潰了!
  
  
  “當年的事,會一個個清理,玉氏,你把你知道的說出來,上天自然會審明當年之事。”菩薩的聲音,依然不帶一絲火氣,玉氏這會心神俱碎,也根本沒注意到菩薩聲音中的那一絲顫抖。
  
  原來真的是落在這個玉氏身上,還以為表妹弄錯了,一個被扔在莊子里的女人知道什么,可偏偏她卻是知道內情的,當年的事,父親查了又查,卻依然什么也沒有查到,仿佛當時的一切,都是真的一樣。
  
  
  和寧雪煙一樣,明元化從自己父親口中得知的姑姑,絕不可能是這種自輕自賤的人,怎么也不可能和個下人有什么事,況且凌氏還因為這事上臺,無論從哪一方面看,這事最得利的就是凌氏和寧懷遠。
  
  如果說沒有貓膩才怪。
  
  
  他這次連夜趕出來,就是為了到這里,知道城里這時候傳出寧懷靖要抵命的話,必然會讓玉氏心神俱碎,這是最好的突入口,這時候的玉氏應當是最容易攻破的。
  
  表妹果然沒看錯,坐在橫梁上的明元化看著下面的玉氏,怒火在眼中跳躍,知道這時候正是最佳的突破口,一樁十多年前的隱密,就要被揭發出來,如何不激動。
  
  
  他一定會幫著表妹,替姑姑討回那么多年的公道。
  
  Tas:

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

美国扑克5手 亿客隆彩票官网 球即时赔率 安徽快三开奖结果昨天 海南彩票论坛808 2019真人天天麻将赢话费 五子棋大师 手机余额宝怎么赚钱 188比分网 北京赛車开奖结果 足彩分析 陕西快乐10分走势表 河北11选5 湖南快乐十分走势图快 足彩奖金排行 棒球比分直播荷兰德国 龙江麻将微乐棋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