嫡女有毒

第六百五十一章 掉落的帕子

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

t
  
  那樣的料子,賞到哪個府上,其實是很好查的,皇宮里賞出去的都有記錄。
  
  當時皇后娘娘那邊賞了顯云郡主和自己的,但最后落到自己手里的也就只有一匹,而且還不夠大,就隨意的做了幾塊帕子,所以這樣的帕子,寧雪煙看的眼熟,藍寧那邊也看得眼熟。
  
  那帕子既然不是一般人家用的起的,藍寧這陣子見的那種世家貴女也不少,但是很明顯,之前過去的那位,她不認識。
  
  而且在帕子的一角,那一叢蘭花,更是讓人眼熟,自家主子喜歡繡的標記,在自家主子的一些小飾物上面,都有。
  
  卻不知道這標記為什么會出現在這塊帕子上。
  
  “藍寧,把帕子收起來就是。”寧雪煙唇角微微一勾,目光若有所思的看向外面,車簾挑的并不高,她其實看到的并不多。
  
  “太子妃娘娘,既然不是你的,為什么要收起來?”恒玉晴不明所以的問道,她對寧雪煙的這些貼身的事物,也沒注意,這會根本沒注意到這里面有什么異常,詫異的看了一眼寧雪煙,頗為意外的問道。
  
  “藍寧撿的,拿在藍寧的手里,這時候,就說不清楚是誰的了。”
  
  寧雪煙淡冷一笑,讓欣美掛上簾子,在掛上簾子的最后一刻,一個匆匆的男子的身影,進入了她的眼簾。
  
  寧雪煙的記憶一向很好,所以在看到那個男子的一刻,她己經認出了那個人,那個和夏宇東一起的男子,那時候是寧晴扇和夏宇東一起暗算自己,那么現在,又是誰在暗算自己?、
  
  程于匆匆出來,看到馬車前面才轉過身的藍寧,不由的松了一口氣,他下樓的時候,原本以為會在樓梯口遇上,必竟那時候藍寧己經下了馬車,他下樓的片刻之間,兩個人都到樓梯口,也是正常的很。<>
  
  一路下來,居然沒看到人,程于就有些著急了,這會匆匆的過來,看到才在馬車邊上轉過身的藍寧,才松了一口氣,不是走了,只是有事,走的慢一些而己。
  
  他也不敢直接沖到寧雪煙的馬車前,就在書肆靠里面的一邊,等著藍寧過來,哪料到藍寧走了幾步,居然又被馬車上的的匆匆的叫了過去,這一次等的時間不長,藍寧己得了寧雪煙的吩咐,緩步走了過來。
  
  程于平了平激動跳躍的心,快走兩步,正巧攔在了藍寧的身邊,似乎是才發現人似的,看到藍寧驚呼了一聲,急忙停下腳步,一臉詫異的問道:“這位姐姐,好巧,居然又遇到了?”
  
  藍寧停下腳步,上下打量著程于,一邊皺著眉頭,半響才猶豫的問道:“這位公子,請問你是誰?”
  
  “我……”這話問的程于的滿腔熱血,立時被從頭到腳,狠狠的澆了一盆子冷水。
  
  他是誰呢?能說上次夏宇東想害這位寧五姑娘時,利用的那個人嗎?
  
  說起來,他那位太子妃,可不就是一點也不熟嗎?現在別說是她了,就算是她身邊的丫環,也是一臉的茫然,站在那里,上下打量了他許久,才問出這句話,可見對于他的記憶,幾乎是沒有的。
  
  之前憑著一股子激動,再加上夏宇航適當的認同,讓他有了沖出來,遠遠的看一眼她一眼的希望,或者跟她的貼身丫環說說話,也是好的,但這會被藍寧這么冷冷的一看,一問,立時就熄滅了心中所有的熱情,頓時清醒過來。
  
  對啊,自己是誰呢?就只為了當時自己也是被蒙在鼓里的,和她一樣是被害者,所以自己就來看她,這不管是于理,于情,都是說不通的。
  
  “這位公子,請讓一讓,奴婢想上去替我家主子拿本書。”藍寧客氣的后退一步,沖著程于行了一禮道。
  
  被問住的程于只得退在一邊,眼睜睜的看著藍寧轉向一邊的樓梯口,從他身邊緩步走過去。<>
  
  “程公子,你怎么了?我們公子在問,可是到了你要找的人?”夏宇航的小廝出現在樓梯口,看到茫然的程于,高聲問道。
  
  他站在樓梯口,程于又是站在樓梯下面的,為了讓程于聽到話,必須放大聲音,這理由說的過去,但是在安靜的書肆中,突然來這么一聲,實在是太吸引人了。
  
  不管是在看書的,還是才過來挑選的,一時間全停下手中的動作,轉身看向這一邊,同時也看到了,正走到樓梯口的藍寧。
  
  衣衫翩翩的世家子,一個明顯看起來是世家中的大家丫環,兩個人之間有情形著實讓人覺得詭異。
  
  藍寧被樓上小廝問的愣了一愣,抬頭看了他一眼,再回過身來,狠狠的瞪了一眼,正眼巴巴的看著她,一點也不知道自己己成為關注重心的程于,心中驀的一怒。
  
  怪不得之前太子妃娘娘說,那塊帕子讓自己收起來,這要是自己正拿著帕子進來,找那位丟失了帕子的小姐,最后人沒找到,卻被眼前的這個人擋下,再被樓上的那個小廝,喊這么一嗓子,別人一定以為自家主子跟這個男人有什么曖昧。
  
  以為自己手中拿著的是主子的帕子。
  
  到時候主子就算是滿身是嘴,也說不清楚了。
  
  想清楚這一點后,藍寧對寧雪煙越發的佩服起來,這時候深深的吸了一口氣,索性也不上樓了,回過身來,在眾目睽睽之下,向程于走去,待得到了跟前,才有禮貌的深施了一禮。
  
  “這位公子,方才你故意攔下奴婢,這會又說什么要找的人?不知道這位公子想找什么人?奴婢雖然是個下人,但認識的人卻不少。”藍寧這邊也沒有遮掩,照著寧雪煙的吩咐,大大方方的道。<>
  
  程于想不到藍寧會回頭,以為她突然之間想起了自己是誰,立時滿心高興的等著藍寧過來,卻不料,她開口,居然是這樣的一句話,立時讓他張口結舌的站在那里,竟是連一句話也說不出來。
  
  “公子如果有什么事,就請說吧,既便是奴婢不能幫公子什么忙,但是家主人,對公子或者有幫忙?”藍寧不依不饒的站在程于身前,一副熱心的樣子,仿佛不知道那么多人的目光,一直關注著這邊。
  
  “我……我沒什么事……”程于結巴起來。
  
  “沒什么事?不會啊?剛才看公子滿面愁容,似乎身有所牽,莫不是牽扯到什么官司上去了?這里是京城,公子如果不小心得罪了什么人,我們主子也是可以幫忙的。”藍寧一臉的真誠,大方,看著程于,雖然眉頭微皺,但那個樣子,怎么看怎么都是替程于擔憂。
  
  來這里看書的士子不少,認識程于的人也不在少數,這時候看到以往的風流才子,現在的探花郎,被個丫環,問的一臉的尷尬,有幾個不由的笑了出來,
  
  有人己經在叫了:“程大公子,你要是真有什么為難事,就說出來,這個丫環看起來,倒是一個熱心的,說不定就能幫到你。”
  
  “就是,程大公子,你這么攔住人家,一臉的為難樣子,有話你就說,別讓人家丫環到現在還鬧不清你的意圖。”……
  
  己有人忍不住開口道。
  
  眾人這時候雖然笑語,但是基本上己沒有人懷疑程于,是不是真的要找這個丫環,或者和這個丫環,以及丫環的主子之間,有什么不能說的事了。
  
  看那個丫環大大方方的站在程于面前,也不怕人看,舉止之間倒是很有些氣度,看起來不是一般的世家出來的,這么說起來話來,更是一副熱心的樣子,雖然長的漂亮,但是一眼就讓人看出來,沒有什么曖昧。
  
  “我……真的沒事,我認錯人了。”程于這時候也反應過來了,這才發現,自己居然成了所有人關注的重心,一時間,臉漲的通紅,急道。
  
  “程公子……”站在樓梯口的小廝,還待再出聲跟程于說話,卻被藍寧笑盈盈的高聲打斷了。
  
  “這是公子的家仆嗎?對公子之事,可真是關心,居然還特意跑出來提醒,看起來公子為難的事,還真不小,公子如果真的那么為難,就請告訴我的主人,或者我們主子可以為公子解難?”
  
  藍寧不慌不忙的看了一眼,站在樓梯口的小廝,嘴里卻對著程于說著話。
  
  程于從來就不是一個愚笨的,只不過遇上寧雪煙,讓他一時沖動之下,忘記了謹慎,再有夏宇航一直是他的朋友,和夏宇東這個半路的朋友,有著本質的區別,但是這時候聽了藍寧的話,也由不得懷疑起來。
  
  方才自己看到人的時候,并沒有跟夏宇航說什么,而且夏宇航也沒有多問,一副不在意的樣子,怎么才一會時間,就讓小廝來給自己說這些似是而非的話,惹得這一書肆的人,全看著自己。
  
  這種情況明顯不對。
  
  就算是這會他想問這位曾經的寧五姑娘的事,這時候也清楚的知道,再不能多問,那位曾經的寧五姑娘,現在可是堂堂的太子妃。
  
  如果傳出有什么不好的傳聞,對自己,對她都沒有任何好處。
  
  想清楚這一點后,程于冷靜了下來,平息了一下急促的呼吸,再抬頭,己是一副言笑盈盈的客氣模樣:“對不起,真的是認錯人了,還以為是我表妹的丫環,其實也沒什么急事,表妹嫁到京城后,一直沒看到,乍看之下,還以為是看錯了。”
  
  

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

美国扑克5手 中国体彩大乐透 信彩彩票苹果 新濠娱乐634 福利彩票开奖直播 网络彩票真的能赚钱 闲徕麻将赚钱 辽宁快乐12 牛牛对战软件 球探比分篮球即时比分NBA 江苏快3 福建36选7玩法 双色球复式投注计算器 街机黑红梅方 下载闲来麻将赢红包 江苏11选5 电竞比分1z